WWW

其他文章
2016.05.14
631

也許是在周刊上見到那張相片,使我十分好奇。相片內有一扇打開了的天窗,從窗邊垂下一條繩子,吊着件黑漆漆的東西。窗子離地很遠,房間的天花顯然很高,不像是本地建築。又或者是四五十年的唐樓吧。仔細看看吊着的,是倒掛着的物體,因為有手有腳有頭,應是一件玩具。果然沒看錯,是一隻玩具熊。幹嗎把一個玩具倒掛在天窗下,拍恐怖電影?原來是人形作品的佈置現場。後來,我買了一隻熊。設計者是劉米高。那時候我正在學縫毛熊,所以對熊很留意。雖然劉米高的熊不是毛公仔,我還是看得很仔細。它是木頭做的,頭、手和腳都可以活動,甚至旋轉360度,這是分辨一隻毛熊優劣的一大要素。這木熊的手不但能舉高、垂下,手腕還可以旋轉,這就比毛熊更靈活了。木熊不是機器製造,是人手刻成,用削減法去蕪存菁,留下割切的刀痕。它是上色的,不是埋在厚厚的油漆裏,而是披薄薄的黑色,蝕入木紋。熊身藏在四方盒子裏,紙的外貌卻是膠質,彷彿一件郵包。玩具當然可以玩耍,作品附有貼紙,我就把盒子四邊都貼滿了。

常常買一份周二出版的雜誌,因為每期都有最新玩具的資訊。木熊是這樣看到消息買回來的,商店裏沒有,得到作者的工作室去。那時候的地點在維園皇室堡附近,一般的建築,入門是個大室,作品放在靠牆的地面,我跟隨其他年輕人排隊。作者做的人形,往往以自己做模特兒,關節能動,眼睛黑白分明,頭髮爆炸,有趣,傳神。還有,他繪畫籃球王米高佐敦,而自己在畫中翻筋斗。今年的展覽又有了突破。不再是十吋八吋的人形,而是二、三米高的水墨畫和塑像,材料也不是搪膠,不是傳統的大理石、青銅,竟是海綿,或者是玻璃纖維。我去了參觀,頗有驚喜。

十九世紀末葉以來,繪畫大變,曾令觀眾大驚。難道攝影機的發明那麼厲害,迫使畫家別出心裁?一些繪畫裏找不到具體的人物、風景,只有線條、色彩,一些,只有格子,或者人臉上有兩個嘴巴四隻眼睛。如今我們當然明白,藝術家已和物理學攜手漫步了,展示全新的視覺經驗,新的美學。印象派追逐光、立體派、未來派都嘗試抓住時間,等等。這次,劉米高展示的雕塑和畫,又在做什麼呢?他至少令我想到,質和量的問題。質和量,是承重和去重的問題。繪畫上的失重狀態,畫家無疑解決了,瑪格列特畫的岩上城市,懸浮在半空;夏迦爾的新婚男女像天使,快活得在空中飛翔。在平面上,甚至在3D上,看來都容易得多。那麼雕塑呢?過去的雕塑附在建築物上,後來獨自站立,不得不靠底座承受重力。又或者,像做毛熊,要它穩站,腳部得填上厚重的物料。劉的雕塑塗了黑膚,用了看來厚重其實是很輕的塑料,這就有趣了。人物也在寫實與寫意之間,富於幽默感。我踏進展館,竟感覺如同黑客進入Matrix的空間,一切彷彿真實,實則虛擬。對,這是人工智能的體驗,WWW。

黃心穎 馬國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