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

其他文章
2016.05.07
690

許多年前,喜歡讀現代詩的朋友,一定記得一句詩:星空,非常希臘。三十多年後,希臘人敵不過經濟的困擾,抬不起頭來,星空好像遠去了。但希臘是西方文化的源頭,天空中大部份的星座,講的多是希臘的神話。而神話是永恆的。

以前,星座有四十八組,如今是八十八座,南半球的星座因為比較現代化,多了些摩登的事物,例如六分儀、南十字、圓規、羅盤、印等安。原始的星座的確有許許多多的希臘神話。例如天琴座的琴,是奧菲爾斯的;天箭座的箭,是邱比特的;獵户座是奧里安,是海神的兒子,因傲慢冒犯天神,被蠍子咬死。還有大英雄赫克里斯和斬蛇髮女妖的佩修士,不是非常希臘,根本就是希臘。其實,像仙王座原是埃塞俄比亞國王,仙后座本是埃塞俄比亞的王后,而仙女座則是埃塞俄比亞的公主。晚上觀星,我們是否會說:星空,非常埃塞俄比亞?但看來不會,因為埃塞俄比亞是世上最貧困的地方,比希臘貧困得多,儘管位於非洲高地,較接近天國。我看過最美麗的星空,不在希臘,而是在約旦的佩特拉Petra,晚上徒步走過一條狹窄的峽谷,來到古城,坐下來,聽住在洞窟的阿拉伯說書人講故事,抬頭看天空,啊,滿天星斗,燦爛眩目,而且那麼貼近,那麼親善。

至於中國人,也許會說:星空,非常中國。西方那麼多的星座,我們也有星宿。你們有大熊星座,我們有北斗七星。我們有帝王生活的紫微垣、諸侯九卿生活的太微垣,以及平民居住的天市垣。然後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象和二十八星宿。每宿由羣星組成,各星有專門的名字。此外,還有南、北、西三大戰場。元帥是騎陣將軍,有天倉和天菌貯備糧倉,有庫樓駐紮官兵,樓外有輕型軍車。又有戰場上不可少的戰鼓,以及左、右軍旗。我們熟悉的牛郎星,正是河鼓三。銀河邊泊着天船。堂堂陣容,可以寫一則東方星空大戰的故事,南方戰場有青丘的南蠻,北方有狗國和胡將的天狼星。

杜甫詩句:「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白虎有參宿七星,參星四位於虎腳,恰恰是西方獵戶星的腰帶,青龍也有七宿,心宿共有三星,位於龍的心臟,這星名心宿二,又名商星,恰是西方蠍子座的胸部。獵戶和蠍子永不相遇,參、商三星分佈在180度平面的兩端,也是永不相見。至於七夕的故事,織女在天琴座,牛郎在天鷹座的河鼓二,隔着銀河。星空,的確可以非常中國。

旅行時帶回了幾個希臘仿古瓶,在地攤上也挑了好幾隻貓頭鷹,瓶上的繪圖其中一個是插上蠟翼,飛得太近太陽,結果從天上摔下來的伊卡洛斯。他後來,遲至1949年,成為一顆阿波羅型小行星的名字,這小行星穿越金星和火星的軌道,其近日點比水星還要接近太陽。另一個繪圖是女神雅典娜。她既是織布、造屋、農耕和智慧女神,也是雅典的守護神。什麼動物最聰明?當然是貓頭鷹。天空中沒有貓頭鷹座,只有山貓座,在我國的星座圖上,有一條竹節蟲似的幾折曲線,就是貓迷們的天貓座了,位於北斗七星底下。咦,漢畫像磚上畫了北斗的斗中,坐了一位皇帝哦。

蔡一智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