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熊出沒

其他文章
2016.03.19
731

整個星期,家中有小昆蟲,飛來飛去,既非蚊子,亦非燈蛾,看看掛在牆上的地氈,不見異象。眼睛又做了白內障手術,應該不是自己的飛蚊症。想來想去,不得要領,忽然驚覺,心中發出警示:大事不妙。連忙打開玻璃橱,把一橱毛熊全部拿出來,逐一檢查,果然,兩隻大毛熊身上,爬滿一大羣美食家。我已經盡責保護毛熊了,把牠們放進玻璃橱,橱內周圍散置薰衣草驅蟲香包,熊還用雪梨紙包好,藏入紙盒,獨立存放。都怪自己愚蠢,明知香港氣候潮濕,又無能力維持一天廿四小時空調侍候,縫什麼熊呀。

檢查完畢,幸而只有兩隻買回家的熊受傷,自己縫的全部安好。也許,我用全新的毛料縫熊,買回來的熊,尤其是衣服,作者特別偏愛古董二手呢絨,早遭蟲患。蛀蟲的本領我見過一些,不外是茄士咩等毛衣給蛀穿了幾個小洞。可蛀蟲這次的殺傷力令人震驚,因為蛀蟲密密麻麻,把毛熊穿的條紋絨褲吃掉了許多錢幣大的黑洞,洞與洞漫延為互聯網。這就把絨褲攻陷。一條條的小蟲,結成繭,長長的,白色垂直,掛在毛織物上,彷彿打翻了一碗米。奇怪,蛀蟲似乎特別喜歡那條絨褲,毛熊身上反而不太糟,當然,仍然吃掉了一些毛。把蟲蛀的衣服扔進水洗,浮起的蛀蟲又濃又厚,如同一鍋杏仁芝蔴糊。

毛熊的衣服,可以更換,但以鐵片為關節的古典熊不能洗。蛀蟲難保沒有鑽入了熊體,繁殖、生長,有朝一日像科幻異形那樣破熊而出。沒有辦法,只好找高人指點迷津。高人是玩具專家,在名店區開玩具店,店鋪卻其貌不揚,店面狹窄,店內黑麻麻,不見天日,貨物從地板堆至天花板。不知葫蘆裏賣什麼藥,對不起,根本像垃圾堆填區。店門打開,店內常常沒人。店主本人喜歡在走廊散步,像個遊客。這店我不敢進,店內那些灰頭灰臉、歪嘴斜眼、塵埃僕僕、鏽迹斑斑,我們以為毫不起眼的東西,可動輒數千元一件。偶然經過那店,我會快閃。我的快閃,跟閃電俠差遠,有時就聽見高人與人閒聊,對於玩具如數家珍,什麼年代、廠家、門第、發展、存量……,就是一冊活生生的玩具百科全書。

我在玩具店外的走廊上見到高人,向他投訴我的毛熊遇襲的情況,外患內憂,可有什麼方法解救?他立刻回答,有啊,方法有二:其一,用一個黑色大膠袋,把熊放在裏面,紮緊袋口,然後放在陽光下照射,曬它一整天。其二,仍用一個大膠袋,不過要白色,把熊放在裏面,紮緊袋口,然後放在……,陽光下照射?別插嘴。放在冰箱的冰格裏,冷凍它一個月。兩個獨步單方,我將信將疑,覺得傳給高人的,大概是巫師。沒有辦法,姑且一試。

結果是,黑膠袋的毛熊因為陽光不足,我讓牠多曬了許多天,出牢後,沒有變成烤熊。一個月後,冰箱裏的毛熊也沒有變成北極熊。兩隻毛熊看來都回復健康,另外穿上新衣服。

關智斌 馬國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