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的可能

其他文章
2016.02.22
556

Tyler Brûlé在《金融時報》專欄說,最近一次往亞洲的旅程,留意到該報讀者,都是有禮而優雅,喜歡讀紙本報紙的一撮。他認為讀紙本報紙是一種美好身份象徵(在iPad上他們可能在看貓的相片)──讀該文時我正好在候機室讀紙本報紙,一時間被讚得飄飄然,連忙左看右盼,望望四周有沒有人用欣羨眼光望着我……

且慢!Tyler Brûlé一貫唱好紙媒,你知道他來自哪?九十年代創辦生活時式雜誌《Wallpaper》(旅遊、時裝和設計),之後賣掉,賺了第一桶金。合約完結後再創辦《Monocle》──都是以紙張為本的雜誌,對於網媒咄咄逼人,自然有出於自衞的反應。

我是多年紙媒的讀者,這些年來,在紙本和數碼之間「掙扎」和「拉鋸」,得出的結論是:二者並沒有勝負,唯有互補,不該形容為你死我活。

我不知道Brûlé先生有沒有留意,《金融時報》網上訂閱讀者,早已超越紙本的數量。還有,電子版在不斷優化下,愈有可讀性。譬如近月推出的e-paper,即整份報紙以PDF檔案供下載,我就最捧場。事實上,經常「走來走去」的行政人,根本沒有每天坐定定讀報的奢侈。當天因為忙沒看報紙,下載就是補看的最好方法。那天我在候機室讀紙本《金融時報》,其實iPad亦早下載了一份電子版!讀紙本報紙固然更享受,電子版則較方便,電子版另一大好處是方便剪存,把檔案儲存即可。

過去電子報紙雜誌有不少爭論,較強勢的一方指電子出版不應因循紙本,要更多的互動和多媒體。但閱讀至今,我倒認為紙媒不應太多媒體化,回到友善閱讀才是核心讀者羣的最愛。值得一讚的服務,是《金融時報》為讀者做整理,將每周、每月新聞的整合,公布最多人看的文章,都有助「資信飢餓」的讀者作漏眼的補充,讀完即棄的紙本報紙能做到嗎?

有人說六七十後是讀報紙的最後一代,因為今天的資訊都來自網上,然而每天早晨打開一份報紙,又或讀到編排和印刷精美的雜誌,仍叫我眼前一亮,愛不釋手,有一種「世界真美好」的感覺!如果你感受不到,抱歉!正如你不是爵士音樂迷、不愛飲咖啡,你我難在這共鳴,多可惜…… 

關智斌 鄭秀文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