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螺

其他文章
2016.02.17
733

寫字桌上有些小玩具,其中一類是陀螺,體積小小的,還比不上一個乒乓球。嚴格來說,這些那算是陀螺呢,不過是菇般的形狀物,輕輕的,拿到手裏也沒有重量,或者,是一片片圓木板,中央插着一截尖頭圓木,就權充陀螺了。唯一可取的是色彩和質料,木頭的玩具上有七彩圖畫,甲蟲啦、蜜蜂啦這些。坐在書桌前,不一定要寫東西、做玩具,偶爾轉轉陀螺,看轉轉轉,也是運動。多年來我已成為左撇子,左手沒有什麼能量,陀螺總是轉幾圈,意思意思,然後倒下,然後靜止。桌上陀螺,只能這樣了。

手轉的桌上陀螺,到底不能和用繩子發力的相比。沒有繞上繩子的動能玩具,例如搖搖,沒有繩子,怎麼搖?用繩子拉動的陀螺,我也有,仍是供小學雞專用的實習材料。它以花枝招展取勝,加上一條必須纏在身上的繩子。看是夠好看的,可仍是受限於桌上。真正的陀螺遊戲不是圍着桌子,不是用手指去轉動,應該在戶外,在粗糙而帶沙礫的泥地上,而且是一羣人圍成一個大圓圈。我小時候就常常看到這樣的場面:圓圈的中央往往躺着十隻八隻漂亮陀螺。怎麼漂亮法?陀螺身體是實木,腰闊腹窄,愈收愈窄,沒有足,只有一枚、尖釘從木中伸出來。這個部份,由陀螺的主人自己設計加工,這麼一來,個個獨一無二,在陽光下,閃閃生光。而且體積大,像網球,形狀像漏斗,反圓椎,必須配合手掌的大小,定位於掌心。陀主會用各種顏色和圖案繪在木上,大多只畫圓圈一周,如同絲帶,因為轉動的陀螺,不管圓形多別緻,見到的只是一圈一圈的顏色。

我喜歡看陀螺遊戲,家門外的大樹下就是砂地,不太軟也不太硬。開始時,幾個人隨意選擇一個地點,緊握繞上線的陀螺,把手伸高,用力朝地上一扔,手上扯甩游動的繩子,看着自己的技術進展如何。那圓木站得直挺挺地轉,好像種在地上的竹筍,一動也不動。滿地的陀螺都在轉,令人眼花繚亂,就看哪一隻轉到最後,哪一個孩子堅持到最後。

羣戲卻不一樣。先有一個陀主,也許受罰吧,把自己的陀螺放在畫好的圓圈中心,成為眾矢之的。其他人就用陀螺向它空襲。陀螺被擊中,往往會彈出圈外,但攻擊者也不見得能夠取代圈中位置,下墮時,有的啪一聲直立不動,有的斜着身軀走之字路,走着走着,一溜烟滑行起來,最後倒下。漂亮的陀螺都身經百戰,當然也傷痕累累。有的陀螺木質差,撞擊之下,裂成兩半。陀主看似滿不在乎,戰鬥,難免受傷,那反而是徽章;木陀螺很便宜啊,文具店裏多的是,永遠可以找到更强的對手,永遠有更厲害的陀螺,這次輸了,下次有你看的。我會玩木陀螺,但從不參加這種暴力的戰鬥,以戰鬥為樂的,似乎都是男孩。我也會看,不過站得老遠,因為陀螺又重,又尖銳,像武器,飛來飛去,可能鬥錯良民。

好久沒見木陀螺了。一日逛街,見到一隻,進店看看,原來是塑膠製品,沒有重量,不能上陣,當然也沒有傷痕的記憶。

許志安 關智斌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