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五千朵玫瑰的其中一朵

其他文章
2016.01.06
816

喜歡《小王子》的朋友應該記得,小王子來到地球後,偶經一個玫瑰園,見到裏面有五千朵玫瑰,才知道他的玫瑰並非世間獨一無二,遂十分難過,經歷人生第一次的意義危機。其後小王子遇上狐狸,得其啟蒙,終明白生命中最重要的價值,是通過馴養建立起來的獨一無二的關係。

在他們道別之際,狐狸叫小王子再回去玫瑰園。於是有以下一幕:「妳們跟我的玫瑰一點都不像,妳們還什麼都不是呢」,因為「沒人馴養妳們,妳們也沒馴養任何人。」這些玫瑰聽完,感到很難堪。小王子還不肯停下來,繼續羞辱她們:「妳們很美,可是妳們是空的。沒有人會為妳們而死。當然,我的那朵玫瑰,普通路人會覺得她跟妳們好像。可是光她一朵,就比妳們全部加起來都重要,因為她是我澆灌的。」很明顯,小王子是通過這番很傷玫瑰自尊心的說話,來重新肯定自己。

如果你是那些玫瑰,你可以怎樣回應小王子?我想大部分讀者根本不在意,因為大家羨慕的,都是B612小行星上那朵為小王子所愛的玫瑰。但在真實的人生,我們大部分都不是那朵玫瑰,而是那五千朵的其中一朵。如果我們誠實一點,甚至得承認,我們很可能連玫瑰也不是,而是長在路邊不起眼的小花小草。倘若如此,我們可以如何自處?我們該用什麼來肯定那不曾得到馴養的人生?小王子很殘忍,他讓這五千朵玫瑰陷入一場他曾經經歷過的巨大危機,並教她們無地自容。

玫瑰們或者可以反駁說,小王子如此教訓她們實在不公平。第一,她們之前並不知道馴養的道理。如果小王子不曾遇上狐狸,他也不會有這番領悟。一個人生命中能否遇上啟蒙者並領受重要教導,是運氣。第二,就算她們知道這個道理,但在人海中能否遇上生命中的小王子,也是運氣。而且日後玫瑰園即使再來一位王子,最多也就只能馴養五千朵玫瑰的其中一朵。這份生命的無奈,小王子太年輕太幸運,無法體會。第三,小王子說他的那一朵,較五千朵加起來還要重要,其實只是對小王子而言。他只是從他的角度,評斷這些玫瑰。但既然小王子根本不在乎她們,她們也就根本不必從小王子的角度來衡量和否定自己。小王子在這裏,實在過於自我中心。

做完這番回應,玫瑰們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繼續生活下去?恐怕不易。因為小王子提出了一個重要的哲學命題:沒有馴養的生命,是不值得過的。每一朵玫瑰都有自己獨立的生命,每一朵玫瑰都只能活一次,每一朵玫瑰都希望活好自己的生活,所以她們不可能無視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她們需要對自己交代。

玫瑰們最少可有兩種方式應對:要麼積極尋找馴養的對象,要麼修正或重新定義這個命題。採取第一種方式,需要許多條件配合。例如首先你要找到值得你馴養的對象,然後又要對方願意被你馴養。馴養是個相互選擇、相互接納和相互投入的過程。它體現了一種相互性。既然如此,馴養就不可能是個完全個人自主的行為。即使這五千朵玫瑰多麼愛慕小王子,只要小王子眼裏沒有她們,也是無可奈何。這並不表示這些玫瑰不美,不值得小王子去愛,而是小王子的心在那一刻容不下她們。

由此可見,馴養裏面既要有自己的自主,也必須尊重對方的自主。這種雙重自主性加上生命的偶然性,使得一個人和另一個人在時空的某一點能夠恰好相遇且彼此馴養的機率,變得很小。緣份之為難,即在此處。玫瑰們也許終須要接受,即使很努力卻不一定有好結果,是人生殘酷的實相。

有些玫瑰或許會說,儘管我們需要通過馴養來找到活着的意義,但並不需要將馴養的對象狹窄地局限在「小王子」身上,而可以有更為廣闊的想像,例如尋找一些值得自己投入和獻身的活動。這些活動可以是事業、信仰、藝術追求或政治理想。愛情雖然重要,但並非生命的唯一。人生有許多活動,同樣值得我們以馴養的心態去付出,並在其中建立各種有意義的聯繫,從而活得豐盛。而在這樣的馴養裏,個人能夠自主的成分,就會高很多。

最後,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性,是狐狸不曾教導過小王子的,就是自我馴養。人既是主體,也是客體。自我馴養的意思,是將自己的生命作為需要好好善待和建立聯繫的對象。通過感受自己的身體,聆聽自己的內心,實現自己的能力,完善自己的人格,我們和自己建立起一種最親密和諧的馴養關係。這種關係和前面兩種,並非對立和衝突,更非非此即彼。恰恰相反,也許只有我們先學會好好馴養自己,我們才能好好馴養他人和生命中的種種重要關係。先學會愛己,才能愛人,也是這個意思。

有了這樣的覺悟,當我們失意於外面的世界,我們遂仍然可以這樣對自己說:沒關係,即使如此,我還可以每天好好欣賞落日,好好細味風吹麥稻的聲響,好好在春夏秋冬的季節變換裏感受樹葉的不同顏色,好好活好自己,然後好好老去。在此意義上,我的生命,由我自己來肯定。

(隔周刊出)

馬國明 許志安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