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豆腐之名

其他文章
2015.11.30
504

豆腐是我們中國人發明的,這是我從小被教育的知識,也從來未曾懷疑過其真確性。因為小時候老師說的就是真理,我們做學生的一般是不會刻意挑戰的。今天,你看世界各地的人,都已經知道什麼是豆腐,都會常常吃到它,甚至利用它來做成許多不同類型的國際美食了。豆腐還啟發新一代素食主義運動,在沒有肉和奶類食品的限制之下,創作出充滿蛋白質而且變化多端質味豐富的素美食。但是,世人都習慣把這源自中國的神奇食物叫做」Tofu」;而這,其實是個從它日文名字「とうふ」音譯過來的詞語。

我想有許多外國朋友,你問他們有關豆腐的事,他們可能會聯想到日本多於中國。所以,當用英文寫「豆腐」一詞,而又不是在談日本菜時,我常常很氣結地堅持用漢語拼音」DouFu」或廣州話拼音」DauFu」,或意譯的」Bean Curd / Soy Bean Curd」,而拒絕用」Tofu」。我想會介意此事的中國人,全世界除了我之外,也不知有沒有十個。我經常在中菜館的菜單上看到有豆腐的菜時,它們的英文名字都用了」Tofu」。其實,這類事情在以中文為法定語言的香港例子多的是:把蘿蔔譯成」Daikon」,把湯圓譯成」Chinese Mochi」,把枸杞子譯成」Goji Berry」……漸漸地,我已經變得再沒有什麼感覺了。

說實話,我覺得若不是有日本如此全面地吸納了我們當年最豐盛的文化資產,許多祖先苦苦經營下來的好來西,我們自己根本沒有意識和能力承傳下去。在我們連文字也即將完全崩壞的當兒,還有日本文化保育着、愛護着我們的部分古文明遺孤,這是不幸中之大幸。正因如此,我更加覺得我們應該加倍尊重自己,不能夠得過且過地順應不知就裏的老外,盲目取納從他們角度出發的標準,而不在意我們自己文化的一貫性和完整性。

所以,我才會主張在中國菜的世界,談及源自中國的或中日兩地皆有的食品項目時,脫離國際英語慣性地以日語拼音翻譯過來的詞彙,以維護我們飲食文化的尊嚴,同時亦尊重日本飲食文化的獨特性。枸杞子是」Chinese Wolfberry (Chinese Boxthorn) / GouQiZi / GauGeiJi」、湯圓是」Sweet Glutinous Rice Flour Dumpling / TangYuan / TongYuen (或元宵YuanXiao)」、蘿蔔是」Chinese White Radish / LuoBo / LoPak」、豆腐就當然是」Soy Bean Curd / DouFu / DauFu」了。其實時至今日,還有不少故步自封,活在從前黃金歲月的老外們,看見黃皮膚的人依舊中日韓不分亂說一通。我們這些來自源遠流長的東亞國度的子民,是毋須跟他們一般見識的,你說對嗎? 

 

Instagram:yuyatyiupmps 網絡圖片

馬國明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