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犬報恩

其他文章
2015.11.24
590

素兒是個醜女。用誇張打扮企圖掩飾醜陋,卻顯得更醜的那一種醜女。素兒經常與我分享感情事,這讓我有點困惱。

倒不是我不想知道醜女的感情事。我不太情願聽她傾訴的原因,是因為她的分享令我感到十分悲哀。簡單來說,她所謂的感情事,基本上全是虛構的。在素兒的陳述中,她經常面對甜蜜的煩惱,周旋於不同的追求者中,不知如何是好。有時那所謂的追求者是她在酒吧認識的陌生人,有時則是我們的共同朋友。前者的真確性,我當然無從驗證,但已有好幾位共同朋友,因為被素兒拉入虛構緋聞而大動肝火。他們有時會試圖與她當面對質,這時候素兒就會消失一陣子。

「大概是求愛不遂,因愛成恨吧。」某次消失一個月後,素兒穿着低胸熱褲,在酒吧中對我說。「有時我也希望那些男人可以明白,我是比較熱情,但這不代表我是個隨便的人。」素兒不隨便。素兒更是個好心腸的女生。她是一名幼稚園教師,在路上遇到不公義的事,她會挺身而出,而不是視而不見。她年輕,對未來有想像。她傾向付出而不求收穫。除了有着毋庸置疑的醜陋外表,以及隨之而來的扭曲外,她其實無可挑剔。

「你真好,」有次素兒醉倒酒吧,我抬她離去時,她這樣對我說,「可惜我只喜歡帥哥,否則我也許會愛上你。」我哭笑不得,心裏盼望她能找到真愛,但想不到這竟然會成真。有一天,素兒突然公布說要結婚了。對象是一名英國回流的律師。從照片看來,樣子是毋庸置疑的帥,朋友們懷疑這人物的真確性,直到他們辦了訂婚派對,看到律師的真身,大家才不得不接受這現實。

「為什麼呢?」女生們整晚以不同的方式問着同一個問題。「他是否有什麼把柄在素兒手上呢?」

我不否認我也有同樣的懷疑,但我也由中為素兒感到高興。那天大家也喝得很醉,正當我以為這次再也不用我送素兒回家時,我在男廁遇到喝醉了的律師。

他在胡言亂語。我扶起他時,心底那疑問又出現,我覺得自己作為素兒的好朋友,其實可以問這個問題。「其實你喜歡素兒什麼呢?」他抬起頭,透過鏡子看着我。他真的醉了,醉得有些話不得不對人說,而我正好問對了問題。他從錢包拿出一張家庭相,相中有一對年輕夫婦,一名男孩抱着一頭獅子狗。「牠叫Dicky,在我十歲那年被車撞死了。」他說,「你不覺得牠與素兒長得很像嗎?」

後來素兒與律師真的結婚了。根據素兒所說,他們養了一頭金毛尋回犬,一家三口過着幸福快樂的生活。而素兒本來因為醜陋而來的扭曲也通統消失了。無論如何,我也替素兒感到高興。 

(隔周刊出)

許志安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