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開戲院難過辦報紙

陶傑.摩星嶺上
2019.02.02
297

在香港不但電影創作困難,經營戲院也一天比一天不容易。

有港產片排期上或發行一齣歐陸與第三世界的小品電影,都先要過本地戲院商的一關,放一場招待。

戲院商代表看的不是內涵和藝術性,優先看卡士。若沒有卡士,看緊張刺激的娛樂性。不要告訴戲院商,這部電影是英瑪褒曼再世的天才之作,也不要說那一部相當於寇比力克當年的《2001太空漫遊》,三十年後就會有人欣賞。戲院商算帳,一天收支無法平衡,一天就告急。

首先,時興的迷你戲院,一線六七間都在商場。商場的主人是地產商。豪華商場靠歐洲名牌和瑞士鐘錶交貴租,但地產商也要幾家戲院上映西片,以襯托這個地點的「品位」。

因此戲院商與商場業主就形成互相「倚賴」、又互相鬥爭的微妙共生關係。港九幾家體面的大商場,不可以沒有戲院。商場不介意戲院偶爾上映一兩齣法國意大利電影,以點綴同一層樓的LV手袋和Dior用品。但地產商咄咄逼人,租約到期還是要加租。

因此你叫戲院商有什麼辦法?只有《水行俠》和《蝙蝠俠》之類,荷李活A級大片加一副3D眼鏡可以有票房保障。但發行這些大片也受盡美國霸權欺凌,他不要你一次過付發行費,而是直接伸手進香港戲院的票房與你分利潤,而且遠在洛杉磯的電影公司分得比你香港發行商多。

這樣七除八扣,還有幾多錢向商場交租。因此商場的戲院男女洗手間裝修相當潔淨輝煌,但不會像五星酒店的廁所一樣,請一個阿伯長期駐守,每十五分鐘拖一次地。

電影上兩三天,票房未如理想,即刻落畫。編導不可以向戲院商上訴:我這部戲像十多年前的《斷背山》,需要另一種市場策略,開頭在美國幾家小戲院得到影評人口碑之後,向外輻射,最終得到二千家上映,最後還拿上奧斯卡。

香港戲院商不聽這樣的大道理,因為地產霸權。冷氣、水電、帶位員的薪水,樣樣要支出。能再摸你一大把的,就是進戲院前那一大桶爆谷加一份熱狗,而且監觀眾要一大杯可樂,上百元結帳。為何如此兇狠?看準了進戲院看戲的,都是坐鴛鴦卡座的情侶,約會初期,那個小男友若出手太寒酸,看完電影以後的下文即刻報銷。

戲院賺錢要賺得如此挖空心思,可見香港地產經濟覆巢之下全無完卵。一對年輕男女進戲院,黑漆漆的,忽然女方說被那個性侵施以輕薄,自稱「受害人」?不,在地產霸權之下,戲院商這個夾心階層才是最大的受害人。

從前的戲院,利舞臺、皇都、高陞,連比較寒酸的灣仔國民、油麻地廣智、深水埗的黃金,還有紅磡的樂都,上映的電影檔次不一,高如《賓虛》,低至《無頭東宮生太子》,映西片的只賣爆谷,放余麗珍靚次伯廣東大戲電影的門外只有魷魚和魚蛋。連零食的檔次也尊卑分明;但每家戲院都有獨立的業主,連地皮經營都有氣派。

那時一齣波蘭斯基的《水中刀》,風格抽象,也可以在利舞臺樂宮上一星期,的士司機中間休息,買張票進去順便歎冷氣。看到有牀上戲即瞪大眼睛,看見他看不懂的蒙太奇則高聲打呵欠,小寐二十分鐘再睜大眼睛,沒有什麼損失。那時的香港戲院造福市民,境況與今日不同。

還有什麼Netflix和網上下載的盜版,請問這一行血淚辛酸還如何經營得下去。說時遲那時快,又多了一片西九文娛中心,這個世界愈來愈令人目不暇給,也愈更令人無從做生意,個個叫苦連天 。

惠英紅 馬國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