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禍福不必「逢九」

陶傑.摩星嶺上
2019.01.05
378

二○一九年到了,全球都有不祥的預感。英國退歐遇挫,法國黃背心暴動,德國深為伊斯蘭難民困擾,美國的大嘴巴總統不知何時能安靜下來,還聲稱要改組世界大秩序。
二○一八年肯定是未來一場大浩劫的孕育。正如一個魔鬼怪嬰,雖不知在何日降生,但二○一八年,肯定是怪嬰受孕之年。
有人宣稱中國人遇到詛咒,「逢九必亂」:一九八九年六四便是明證。但這種數字迷信並無邏輯:譬如六十年代,一九六七年才亂,一九六九年的香港經濟復甦,殖民地政府辦香港節歌舞昇平。中國的一八九八年是戊戌年方成大亂,一八九九年又沒有什麼事發生,一年之後方有義和團。
若上帝詛咒了中國人,不一定要「逢九」,年年都可以有浩劫。如大躍進餓死三千萬,是一九五八而不是五九年。二○○八年金融海嘯,中國印鈔救市。二○○九年經濟反而重新向好,也是太平的一年。
但是一九七九年,對於世界、中國、香港,卻非常重要。這一年地下鐵路通車,美國與台灣斷交。戴卓爾夫人上台,列根展開競選,而且在這一年競選勝利。一個新時代正在破土而出,中國的鄧小平經濟改革,雖然一九七八年有理論出籠,但真正實踐邁步而且成為定局則在一九七九年。
一九七九年伊朗發生革命,巴列維國王被推翻,激進原教旨領袖霍梅尼離開法國,回到伊朗就位。從此中東格局改觀,霍梅尼成為一代教主,伊朗從前的世俗伊斯蘭一去不返,整個伊斯蘭世界步向極端,一九七九年是一大分水嶺。
這一年,越南船民大舉進入香港,釀成新的危機。但香港的電視劇,一九七九年進入全盛時期。《網中人》家傳曉戶,劇中廖偉雄飾演的「阿燦」剛由大陸移居,在劇中性格愚昧、好吃懶做、急於求成。「阿燦」成為大陸人在香港人心目中的固定形象,以後又發展為「加燦」,感覺承傳至今。
一九七九年又是香港文藝復興的高潮:新浪潮電影各大導演崛起,各有作品推出。時裝店Esprit在銅鑼灣開幕。這一年,香港和大陸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有希望,香港商人開始北望神州,考慮去大陸設廠。深圳、蛇口、珠海,有許多新建設動工,包括溫泉酒店,當然還有廣州的白天鵝。
一九七九年充滿希望,與四十年後的另一「逢九」相比,如果你活過那一年,就知道我在說什麼。
地球磁場圍着太陽公轉,角度形勢決定了不同時代的地運。一九七九年,中國和西方都有強人領袖,即使台灣,蔣經國先為行政院長、後成為總統,也是有希望的。一海之隔的日本,進入經濟消費的全盛期。身為香港人,閉上眼睛,想像一九七九這個年份,都有許多幸福的回憶。
香港從此步入十年的大運期,直至一九八九年六四夢想破滅,移民潮爆發。雖然好景不長,那十年經歷了許多焦慮和失望,總的來說還是充滿活力與憧憬。直到天安門火光照夜,香港人才明白:香港的命運與中國人從此密不可分,到了二○一九年,全面驗證。「香港關係法」和「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新的一年成為美國監察和守行為的關鍵。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這句成語,指古代的黃河並無固定的航道,泥沙大量沖積,黃河路線變形。這個世界加上全球化下無可逃避的香港,何嘗不是一道色彩迷幻的變形虹,而香港只是一片小小的華彩?

鄭秀文 黃心穎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