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子不老

陶傑.摩星嶺上
2017.01.09
957

老夫子漫畫家王澤在美國逝世,高齡九十五歲。近年不大聽見王老先生的報道,原來一直尚在人間。王澤的漫畫,是六十年代伴隨香港長成的一代恩物。主角是一個保守的老先生,穿一件長衫,加一個矮冬瓜一般的大番薯,這是採用美國三十年代諧星「羅路和哈地」一高一矮、一肥一瘦的配搭。這樣的對比可謂古今皆絕。

王澤的老夫子是典型的瘋狂漫畫,想像力上天下地,完全違反常識和物理定律。但不要緊,這種超現實世界,香港在貧窮的時代,住木屋和唐樓,看見了很喜歡。我初去英國的時代,與一個法國同學一起看老夫子。他看了沒有對白的部分,樂得哈哈大笑。他說老夫子的漫畫,想像力驚人,是法國的漫畫也沒有見過的。他還央求我將老夫子漫畫的中文對白,逐句譯給他聽,聽了之後更喜歡。

這就說明,香港一度曾經有機會將文化輸出國際。但是老夫子這個人物造型局限太大:他的舊老夫子讀書人性格,西方兒童未必接受。而且作者王澤一九五六年來到香港,逐漸很討厭香港飛仔飛女,披頭四的音樂,他在漫畫裏長期將長頭髮喇叭褲的所謂飛型青年,配上醜陋猙獰的面孔,顴骨高、腮尖,像一隻瘦皮猴一樣。這是由於老人家對西方文化一知半解的偏見。但非常擊中時弊,我們那一代看見大樂。

老夫子時時在街頭嚴懲飛仔,王澤也將這些玩電子結他的時代青年,寫成一夥色狼和猥瑣的小偷。王澤有非常強烈的性格,還非常憎惡共產黨。因為他老人家一九五六年來香港,經過了一九四九年家鄉天津的所謂解放,目睹毛澤東的所作所為,鬥爭資本家,沒收企業,公審地主,驚魂甫定,來到香港時時不忘嘲諷挖苦共產黨一番。

早年有一集老夫子漫畫,說老夫子坐上了九廣鐵路,由尖沙咀出發,在火車上打了一個瞌睡,一睜眼才發現火車到了瀋陽。周圍的共幹穿着毛裝,也一樣面目猙獰,嘴角咬着一枝香煙,一開口就是「媽個巴羔子的」一口東北粗話,十分諧趣。

王澤也時時將共產黨畫成牛魔王一般,災星降臨,有幾次老夫子打開大門看見惡魔立在門口,額頭上有鐮刀鋤頭的標記。老夫子即刻像神父驅鬼,向妖邪發出神功,當場將惡魔立斃於掌下。這樣的題材,雖然有點阿Q精神,但也寄託了這一代南來美術家的懷抱。

老夫子漫畫以今日眼光而論,文化修養不是太高。有一套惡搞《水滸傳》,將「水滸」歪曲為「水虎」。老夫子大番薯扮演了宋江,又做武松,將一百零八名好漢歪曲成一眾鼠竊狗偷,也可見王澤受儒家思想影響甚深,對於這種小說心不以為然。

小時候我的父母將老夫子漫畫視為壞書,在家中禁讀。我在洛克道和謝菲道一條長巷,一張木凳上,一角錢租一本,偷看了許多集。每次到理髮店理髮也是偷看老夫子的黃金時機,但覺得這三個人物非常的諧趣。後來拍成粵語長片,由麗的小生張清演秦先生,著一件格仔恤,竟與漫畫裏的造型一模一樣。至於大番薯,漫畫裏的頭比正常大兩個碼,讓矮冬瓜來演那個頭,略嫌小了一個號。

後來邵氏導演王風也拍了一兩齣老夫子,找來南洋諧星王沙來演主角,陳小姐變成了李菁。香港少年兒童時代,缺乏本土的漫畫喜劇人物,老夫子就是全部。當然,同期還有一個宋三郎畫了一輯「傻偵探」。類似丁丁漫畫,風格不同,也很好看。

沒想到老夫子成為長壽的漫畫系列,一早就風行馬星南洋,近年也登陸中國。當然王老先生晚年,對他以前的政治感受也略過不提,因為十三億人的市場到底比個人的經歷感受更重要。

曾有人說老夫子形象抄襲上海的「王先生」。兩者相比不可以說是抄,肯定靈感有一點啟發。因為像老夫子這種中年的中國男人在民國時代確實滿坑滿谷。他們有很濃厚道德感,性格善良,就是對西方認識膚淺了一點。今日看來,王澤已經長壽,老夫子因他也活過了一甲子。但民國時代,這樣的男人卻早已退出了歷史舞台。

馬國明 惠英紅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