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龍不可以做總統

陶傑.摩星嶺上
2016.08.06
479

今年美國大選是開國史上最古怪的一年。本來一個金髮的大亨,帶有三分喜劇演員的魅力,出來搞局,挑戰白宮精英,舉世都鼓掌,覺得很好看。

但特朗普過關斬將,取得提名權之後,一些言論卻引起正常人不安。例如攻擊對手希拉里,本來沒有問題;人身攻擊在西方選舉中,亦不屬少見。然而特朗普的團隊宣布要「槍斃希拉里」則是超過了美國文明的底線,帶有第三世界劣等國家民族軍事政變的殘暴色彩,令人高度不安。

特朗普的問題,是這位超級強人不是沒有原則和理想,而好像有點思覺失調症。競選美國總統,像開汽車,為先聲奪人,出位側目,在參選每一階段,講話輕佻一點,不是問題。反穆斯林移民、在德州邊境建圍牆雖屬大膽,總算可警醒大多數選民對非法移民危機的關注。

然而有錢特朗普,競選進入第二階段,形象就要變化,言詞有所收斂,即使立法是極度反移民,也要向中間靠攏一點。這就像汽車進了「二波」,油門和離合器都要配合,司機在汽車加速時要看看倒後鏡,目觀四面,留意路上的行人,直到汽車進入「四波」,進入不同的精神狀態。

但特朗普卻愈選愈神經。我一直在等待他展露一點笑容,但他沒有。這就奇怪了:美國是笑容最普遍的國家。從下飛機看見機場工人、麥當勞女侍應、銀行櫃枱的女出納員,個個笑容都像佛羅里達州的陽光:Hi, Have A Nice Day。

去美國略令人感到煩厭的是那種過分親熱的人際「和諧」。然而在特朗普臉上,至今為止,不是一團烏雲就是風雷交加。我不敢說這個男人充滿仇恨,但在以傳銷市場獨步全球的美國,麥當勞、迪士尼,各大保險公司,都以笑容起家,微笑立國。怎會出一個總統,大半年來你沒有見到他笑過一次?

在心理學角度,他內心充滿焦慮緊張。而且進入此階段,共和黨內總會有經驗老到的人向他提供意見。從前的國務卿貝克、基辛格,雖然強硬,還有列根的追隨者,都會記得列根是以祖父般的笑容贏得選票的。

今日從那個鑽出來的一個大反派?像電影《閃靈》裏的積尼高遜:搬進一家酒店,埋頭寫作,卻遇上了鬼,行為一階段比一階段兇暴。最後揮刀殺人。《閃靈》是電影史上最恐怖的鬼片。

特朗普如果在第二三階段提出一點成熟的政策,譬如怎樣處理經濟,而不是聲稱將對手槍斃,美國的選民應該給他一個機會。畢竟做美國總統,不止國內移民一個問題,全球如何保安,關乎這個星球人類安危。然而特朗普的競選口號自相矛盾:他說如果北約國家遇襲,美國不一定協防,又說退出朝鮮半島,處處退卻;又如何令美國「重新偉大」起來?

美國如果縮回北美洲,重新鎖國,不協防北約,一半被俄國侵佔,另一半成為伊斯蘭殖民地,則美國變成侏儒,各股非西方的邪惡勢力崛起橫行,美國如何能「偉大」起來?

這一切答案都很清楚。我希望美國選民在亢奮一年之後,到了投票的一天,當他們離投票箱只有三呎,手上一張表格,他們就發現,雖然他們是李小龍迷,但兩眼圓睜、目露「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的民族仇恨的李小龍,只是你功夫電影銀幕上的偶像,這個人不是太適合做中國總統(如果中國有一個可以民選的總統),李小龍尤其不可以手握海陸空三軍。

鄭秀文 關智斌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