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帶着種族主義去旅行

陶傑.摩星嶺上
2016.07.30
553

香港人一家五口遊德國,哪知道在火車遇到難民恐怖分子。一聲「真主偉大」,即刻血光四濺。五人中有四人遭斬傷,送到醫院,德國女總理親自慰問,強烈「譴責」恐怖罪行。最冤枉的是,這家人沒有參加早晨四點半起牀、在酒店大堂集合的「趕鴨仔式」香港旅行團,而是自費旅行。旅行團坐巴士,反而不會遇上這等天字第一號的霉頭。德國又不是台灣,德國的旅遊巴是不會火的。因此香港的歐洲旅行團反而可以大做廣告,向香港人溫馨提示:遊德國,跟旅行團,最多只會遇上一個當地留學的中國人做導遊,用普通話向各位訴苦,叫大家多給一點小費,絕對不會遇上刀斧手,見到大家就狂砍。當然,旅行團的中國導遊,嘮嘮叨叨,拚命叫你給錢,而且一車人開到珠寶店或手工藝品店,人往裏面一趕,大門一關,中國人壓榨中國人,不購物就不放人,這種商業法西斯行為算不算恐怖襲擊,則又見仁見智。

德國火車恐襲,為揹背囊遊歐洲的有型年輕一族敲響了喪鐘。因為瘋狂濫收異族移民,歐洲的火車,哪一節車廂沒有咖啡膚色、看似目露兇光的中東男子?若是兩三個坐在一起,高聲說中東話,則更為形可疑。火車、地鐵、飛機場的地勤工作人員,全員都有這種民族的人。特別是飛機場,除了女性多出任地勤人員做航空公司的櫃枱職員。搬運行李、在機場內運送膳食車、打掃飛機艙,包括吸塵和洗廁所的,全部是德國女總理「大愛包容」所聘用的「外來移民」──因為在德國和歐洲,低下層工種,白人不肯做,只有靠阿拉伯世界的男人來充撐。每次在歐洲這種機場登機,飛機升空了,你不是要祈禱上蒼?

美國好一點,黑人居多,中東移民配額甚低,只有墨西哥和西班牙語系。黑人最近發生對白人警察的恐怖槍殺,但幸好目標只限於警察這一行,尚無象擴大為任何膚色不是黑種的無辜人。但是歐洲不同:只法國已經五百萬阿拉伯裔人口,其他國家更多得難以統計。歐盟下達配額,要每個國家收容十萬八萬這等「難民」,英國率先反抗,毅然公投退出歐盟。歐盟左翼官僚大怒,可惜上帝連同撒旦,聯手摑了這類白人老左幾巴掌。在炸彈接連爆炸之後,所謂「難民配額」之說漸漸沉默下來。

我身邊每一位香港朋友自由行歐洲,特別是法國西班牙和意大利,都有在車站公眾場合被中東罪犯扒竊強搶的經驗。不是說不應該種族歧視咖啡膚色的人種?但是如果你是黃皮膚,在歐洲一定遭到中東扒手的歧視,這等扒手看見亞洲人,就認為應該屠宰,專門針對你下手,也不管你是香港人、中國人、台灣人或韓國人。

你即使學懂幾句阿拉伯文,告訴他你來自香港的天水圍,背囊裏只有兩張地圖加一瓶蒸餾水也沒有用。一來阿拉伯文很難學,二來這個阿拉伯扒手,不會站在你面前很理性地聽你解釋。你還是乖乖將背囊奉上,不要反抗,否則一斧頭砍過來,此行去歐洲,變成生命的終極之旅。

還是去日本和瑞士最安全,因為這兩個國家多年奉行種族純淨主義,即使與本國人婚嫁,也不輕易獲得批准入籍。這就是高等文明國家的標準。你說這是「種族主義」嗎?不,只是人家國家安全的有效措施。日本二十年只收容過二名中東人,一定精挑細選,查足二十代,或有若干證據這兩個中東移民一千年前的祖先曾是北海道的蝦夷族,長途跋涉經中亞細亞移居沙漠。因為如此的種族純淨主義,所以令你感到去日本不但安全,而且細心體貼,心花怒放,真有賓至如歸之感。

瑞士當然也一樣。其次是奧地利。本來德國也有這樣的崇高理性,充滿高效率和安全感。但自從出現「大愛包容」的女總理,即刻殺人放火、斧砍強姦、天下大亂。在這個世界非常現實,買房子必須帶種族歧視的眼光,紐約哈林區的房地產,中國人絕對不會投資。出外旅行不要帶矛盾,帶種族主義去旅行就夠了,只不過不要聲張,一眼關七,耳聽八方,看見不同的色彩,目露兇光的眼神,一定要先入為主,馬上敬而遠之。對不起,以上這番話我不知冒犯了什麼社工或人權平機組織,我喜歡冒犯蠢人,我enjoy令左膠憤怒,因為,哈哈哈,我只是安徒生童話裏指出皇帝身上沒穿衣的那個坦率小孩。記住:亂世保命,趨吉避凶,一定要帶着種族主義的眼光和標準去歐洲旅行。

許志安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