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女王公關學

陶傑.摩星嶺上
2016.05.28
557

香港社會政治化,氣氛壓力巨大。中國人大委員長訪問香港,特區政府動用六千警方,誇張「護駕」,令香港人,包括年輕一代,搜尋記憶資料,發現原來英女王訪問英治香港時期,輕鬆而親民,連保鑣也看不見。

七八十年代英女王來香港的時候,也不是沒有針對英國政府的恐怖活動。愛爾蘭共和軍就曾在一九七八年在英女王的叔父蒙巴頓勳爵的皇家海艦放置炸彈,蒙巴頓當場身亡。

這位王族前輩,類似清末的恭親王,一九四八年曾經是印度的末代總督,主持工黨政府之下,准許印度獨立和巴基斯坦分治。英女王在恐怖主義陰影下前來香港,愛爾蘭共和軍要追殺至此也不是沒有可能,但安全護工作,不必大陣仗枱面上讓你看到如何緊張,因為一如臨大敵,即破壞親民氣氛,而且也等於告訴敵人:你神經緊張,草木皆兵。

這樣的戰略智慧,不知道主權移交之後的中港兩地政府,幾時學得會。中國長期陷於「革命」意識。「革命」就有敵人,而且到處是敵人。打游擊出身的政權,加上「白區」的特務工作,生來疑神疑鬼,是遺傳的性格。香港特區政府已經沒有選擇:「阿爺」前、「阿爺」後,這種庸俗的稱呼琅琅上口,叫得多了,潛意識跟變化,香港與中國政府的關係變成「爺孫」關係,植入中國家庭的倫理,手機網絡接通世界的香港年輕一代,又怎會接受這樣的「祖國」和梁振英的政府?

張德江來香港,一下飛機就聲稱「接受習近平總書記的委託」。此行告訴香港人:一言一行都以習近平的觀點為主導。所以明明年前端起一張面孔不見泛民,聲稱「話不投機半句多」,現在要讓泛民四名議員入場,當梁振英的面,接受泛民數落梁某。

中方沒有與泛民「改善關係」的迫切理由,因為中國的政改方案遭到泛民否決。懷恨在心、永不錄用,是中國一向的脾氣,為何此次接見泛民?只有一個可能:習近平含蓄地讓香港人知道,「政改方案」的嚴苛標準,不是習總書記他本人的意思。

英治時代的香港,不必那麼多猜謎遊戲。港督是英女王權代表,名義上繞過首相府,實際上當然是一名公務員。港督述職不是什麼新聞,華僑日報一小角,新聞處發稿通知。去到倫敦由殖民地部的次長接見,一杯咖啡,很自然地閒談一個上午,氣氛輕鬆,就像電影《占士邦》開頭,辛康納利回倫敦述職,一進門將一頂禮帽飛到女祕書眼前的衣架,講兩句幽默話,進門接見上司M。

電影雖是創作,卻有現實根據。一個輕鬆幽默的文化,不會產生君臣奴才的關係。下屬迎接上司,不必爭做奴才,身為特首,不一定要在停機坪等飛機到來,然後下跪,讓自己的背部成為「阿爺」下飛機時伸腳踏上的腳墊。

英女王來香港,麥理浩或尤德追隨左右,帶元首參觀街市和屋邨,翻看那時照片,港督和當時的華人公務員,沒有一絲姿態和表情像一隻狗。

七十年代的國務卿基辛格,也是總統尼克遜的傍友。但尼克遜和基辛格並不是中國的乾隆與和珅,也不像慈禧太后和李蓮英。雖亦一主一僕,尼克遜是基辛格的老闆,但走在一起並無狐假虎威的主奴相。文化的素質決定的味道。兩千年的歷史傳承下來,真是沒有話講。

香港人重看英女王來訪的歷史照片,即被指為「親英」。親不親英在其次,人總有分辨優劣的能力,尤其是經歷過英治時代的香港人。但是懂得分辨優劣,即已得罪了現在的主權國。因為他不想你發出那麼多聲音,在旅遊飲食消費時的囂嘩除外。於是你明白為何英女王也「不顧國體」對攝影師發表評論。

惠英紅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