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西方升起的太陽

陶傑.摩星嶺上
2016.03.12
391

一年一度的奧斯卡橫掃全球,顯現了美國無可取代的文化實力。其他的國家,包括聲稱強勢崛起的,羨慕得流口水。但一國的文化實力,不是靠人口多,而是自由精神和幕後的基督教文化。

美國的奧斯卡,威力不如前,但全球收視獨冠依然。因為世界上的捧場客實在太多。口頭說憎恨美國的人,一面將子女送美國讀書,財產往美國轉移,一對眼睛比起他們自己國家的電影頒獎,奧斯卡出台,他還是忍不住臉孔瞧西面,一面看一面流口水。

奧斯卡代表光明正義的實力,後面當然有船堅炮利的軍事支持。但最重要的是,美國的憲法保障了自由和善良的公義伸張,所以年年奧斯卡的結果都受爭議,但奧斯卡委員會卻從來沒有頒布「不得妄議」的禁令。這就是美國的帝國主義實力。

今年最佳男主角獎是里安納度狄卡比奧和艾迪烈明尼相爭天下。熱門大勝的狄卡比奧敬業,熬到四十歲,拋棄以前排骨纖瘦的金童形象,含笑擁抱中年。他演胡佛,已經留一個大肚腩,倒地暴斃的一幕,肥大的屍體,視覺令人震撼:這就是《鐵達尼號》裏那個情聖嗎?演員為了追求藝術高峰,犧牲自己的身體。女明星靠暴露,男演員如狄卡比奧者,靠的是暴食而膨脹扭曲。做男明星做到這個份上,最佳男主角不給他,美國半個國家都要暴動了。

英國近年的小生走另類路線。演青年福爾摩斯的甘巴貝治,與《丹麥女孩》裏演變性人的烈明尼一樣,脂粉中見清秀,繼承大衛寶兒的遺志,走的是「第三性」的曖昧之路。但西洋男人,無論多英偉,魅力動人,壞在皮膚先天易老。如果換上亞洲人,不論趙丹還是木村拓哉,皮膚的耐老,長在白種男人的身上,就當真無敵了。但世界是公平的,上帝不會讓美國西方擁有一切的美好。

英國演員有劍橋牛津的薰陶,兼曾受莎劇訓練,在台上一站,含蓄的光輝比美國人優勝。哥連費夫和德斯汀荷夫曼相比,同樣走性格路線,不靠外形,哥連費夫的《皇上無話兒》,就在《克藍瑪對克藍瑪》的德斯汀荷夫曼之上。英語世界,美國憑武力外向好動,英國則講大腦思想,兩者相配,陰陽調和。年年的奧斯卡都是英美電影實力的交匯和比併,偶而加上澳洲—女明星姬蒂白蘭芝,男星羅素高爾偶也佔有一席。英國黑人男星科羅斯韋特加也光芒四射,照樣也佔有一席。當然黑人電影市場比較狹窄,有人投訴「種族歧視」—其實荷李活沒有種族歧視,只有世界的電影市場有種族歧視。《星球大戰》第七集的海報在中國張貼,中國發行商將黑人主角的頭像縮小,放到一角,遭到美國嘲笑—原來中國人才是種族歧視最露骨的民族。

有此一嘲笑在前,更證明電影市場不是完全講大愛平等的理想殿堂。第三世界雖然是有色民族,看電影都要看優秀的白人在銀幕展現出西方文化傳統才有七情六慾和層次豐富的感情。所以今年奧斯卡因為喜劇明星韋史密夫有兩齣電影,幕後其家屬掀起「歧視黑人」的喧嘩,就令人莫名其妙。論演技,韋斯密夫不可能得奧斯卡的,因為戲路已經定型,諧趣這條路,只有差利是萬世巨星,因為差利不止喜劇,而且有社會主題。

奧斯卡金像獎通過直播,手機網絡更將美國的影響力倍增發行。今年奧斯卡在遠東某強國又受到嘮嘮叨叨的妄議甚或抵制,但是who cares?正如香港一名中方官員說:太陽照舊升起。一年一度的奧斯卡,就是從西方升起的太陽。

鄭秀文 馬國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