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來說李香蘭

陶傑.摩星嶺上
2016.02.20
425

在上海拜訪陳鋼,他說看到我寫李香蘭的悼亡文字,大家說起了李香蘭。

當年滿洲的女紅星,紅遍東亞,一首《夜來香》,作曲者黎錦光。這首歌寫在一九四四年秋天,黎錦光在上海製片廠正錄製京劇節目。

那天,天氣是秋老虎,滬上甚為炎熱。黎先生打開錄音間的後門,想通點空氣,外面一個園子,正好有南風吹來,飄來陣陣花香,樹上有黃鶯啼叫,黎錦光很舒泰,多愁善感,觸景生情,譜出了《夜來香》:

「那南風吹來清涼,那夜鶯啼聲淒愴,月下的花兒都入夢,只有那夜來香,吐露着芬芳……」

曲譜好後,擱在工作室一旁,近一個半月,一疊歌詞,幾個歌星進進出出,隨手拿起來哼唱。周璇看到了,唱了幾句,說得聲「蠻好」,卻沒提出想正式唱的意思。

直到有一天,李香蘭來到錄音室,錄完另一首歌,翻看到《夜來香》,挨在椅子上哼唱幾次,愈唱愈響,身子坐直,愈唱愈喜歡,最後提出要正式灌錄。

唱片出版後非常流行,當時上海由汪精衛政府管治,歌舞昇平,僑居的日本作曲家服部良一,將《夜來香》編曲,由李香蘭在上海大光明戲院正式登台獻唱,一時傾倒。

戰後國府還都,清算汪政府人員,李香蘭的《夜來香》被指為點綴日治昇平,加上「為日本帝國粉飾張目」,李大歌星慘遭定罪為「漢奸」。但後來查出李小姐原名山口淑子,根本不是中國人,故並無「漢」可「奸」的依據。在日本和美國的干預下,南京方面,無奈放人,李香蘭九死一生,由上海乘船返日本。

李香蘭離開中國的那日,上海港口的上空,夕陽一片迷茫,輪船在晚霞中出發,一響汽笛,外灘的英式高樓大廈逐漸遠去。輪船的甲板上,收音機接通喇叭,響起上海電台播放的音樂,人人喜愛,正是李香蘭自己唱的《夜來香》。

一九八一年,在李香蘭促成之下,日本廣播協會邀請黎錦光先生訪日,李香蘭請當年的服部良一伴奏,聯同幾位日本歌星在台上高唱《夜來香》,場面感人。

後來李香蘭女士重訪中國,尋訪虹口舊居。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先生文藝修養典雅,甚有品味,據說也甚欣賞李香蘭之歌。活過那個時代,知道什麼是美,誰不喜歡呢?

李香蘭和一眾日本官員又去長春訪問前滿州國時代的滿影。在長春電影廠的大排練廳,觀眾看見李香蘭,起立鼓掌,感動得流淚。

今日陳鋼隱居上海,李香蘭則作古。日中不再戰,戰爭只帶來慘痛的記憶,只有音樂是治療創傷的良藥。美好的人,優雅的事,在這個愚昧的世界所剩無幾,舉目四周,以醜陋和愚庸之眾居多。夜來早已不香了,今日即使黎錦光打開錄音室,一陣南風吹來,恐怕吸進去的是灰塵與廢氣了。

那晚風吹來清涼,永不消散的夜來香。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