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殖」的理由

陶傑.摩星嶺上
2016.02.07
473

中國清華大學王振民訪問香港,對香港亂成這個樣子十分焦急,忽然爆出一句肺腑真言:「為什麼香港不能恢復英治時代的法治和保守主義精神?」

王教授此言,即刻遭到愛國的曾鈺成主席駁斥,指這位中國學者,不應該公然發表「戀殖」言論。

中國許多官員,心底裏也親英戀殖。子女送去英國讀書不在話下,有點見識、頭腦清醒一些的,內心都對英治時期的香港讚不絕口。

前新華社官員黃文放是廣東人,我與他不太熟,但黃先生逝世前不久,有一次出席一個飯局,我順道駕車送他回家。在車上,這位人稱「放叔」的所謂開明派中方官員,一路滔滔不絕,大讚英國人如何會管治香港,對英國的法治精神,也像王振民教授一樣,欣賞有嘉。黃文放真正希望香港在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之後,可以保持原來所有的優點,真正做到只換一面旗、換一個黃面孔的港督,一切萬事大吉。但不幸,事實的發展與這位願望良好的中國官員相反。

英治時代的香港,雖然不是柏拉圖的理想國,或基督教聖經裏的天堂,但確實為中國人三千年悲慘黑暗的歷史開闢又一小角桃花源。桃花源的故事,一千多年,流傳民間:一個船夫撐一艘船,順溪流而上,繞過幾彎,進了一個山洞,洞的那邊忽然有一方綠水青山的樂土,原來是千百年前一夥逃避秦始皇暴政的人來到這裏,耕作出自己的天堂。

從此,桃花源成為歷代知識分子嚮往的烏托邦。烏托邦這個概念,無論是古希臘、中世紀的英國,還是考古學中無限嚮往的阿德蘭蒂斯,都是人類共同追求的所在。英國自一八四一年依法管理香港以來(所謂依法,即依據南京條約之法),開了一個典範,令少年的孫中山,從廣東來到,訝然發現香港中環的街道井井有條、城市管理生、法治昌明,大為讚歎,覺得要建立民國,想將整個中國建成像殖民地香港一樣的和諧社會。

孫中山難道天生是洋奴和親英走狗?如果是,中國人以這位親英第一號走狗為國父,不是更加可笑而無恥?很奇怪,孫中山的崇英戀殖,意識化為他的三民主義建國理念。他模仿英式的三權分立,再加監察院和考試院。

此兩院目的是杜絕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的遺傳弊病,科舉考試,時有私通考官作弊,而各級官場當然也貪污盛行。

以後七十年的歷史證明,孫中山眼光長遠。英國政府在本國不需建立什麼廉政公署,但管治香港時,針對中國人的民族性,卻非有一所ICAC不可。至於考試出問題,今日中國大陸在美國的留學生,時時請槍上陣,偽造學歷,最終又遭到發現而驅逐出校,更是日常新聞。連香港的警察部隊,也要涉嫌參加一個菲律賓叫做「國力機構」名下的一家大學發出的虛假文憑,博取升職。中國人在「考試文化」之中,也有一股上下其手、弄虛作假的本性。考試就是考試,當以誠實為本,孫中山設立考試院,看得很準,但可惜短命。香港有了廉政公署,但英國人還沒來得及成立一家「考試公署」,嚴打假學歷。到今日,此一習性,當然在香港浮現。

這又怎能怪清華大學的王教授說出心裏話,讚歎英治時代之優越?王教授在清華,肯定見識過不少虛假學歷、槍手代試的個案,但希望他不要太自卑,對於考試舞弊的中國文化,應該以民族自豪感多加包容。畢竟連敘利亞和阿拉伯難民四出強姦婦女,逐漸也被視為一種「中東文化」,獲得德國傳媒多加包容,警方不敢檢控。世界潮流在不斷「進步」,希望王教授回到北京,發表新論述,將中國人的思想引往改革開放的新高峰就好了。

關智斌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