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字加劇腦殘

陶傑.摩星嶺上
2016.01.15
516

到現在還有人爭論到底簡體字是否勝於正體字?正如大陸某公共知識分子說的:到底是食飯好還是糞便好吃?如果今日還爭論,一定是腦殘。

簡體字在民國時代,有懂得文化的政府官員,很緊謹地編製,一點問題也沒有。那時許多簡體字,簡得很合理,也有美感。例如體育的那個體字,簡化成人字旁、一個「本」字;灰塵的「塵」,是「小」的「土」粒。這些簡體,民間一直使用,報紙的鉛字卻另鑄正體,兩體並行,一點問題也沒有。

但是今日的「刀削面」、「規范化」、「慈禧太後」,在官方的文字和大陸電影的字幕,搞得正誤不分。用這種腦殘低智的簡體字,難怪大陸有人哀嘆「民族智商正在急速退化」。

簡體字不等同是非莫辨。不過細想想這幾十年:一個社會逐漸也人鬼混淆、正邪難分。今天偉大正確,明天變成貪污腐敗、玩弄女人包小三的大惡棍和地底泥。昨天還「北京模式」,可以挑戰美國的制度,今日忽然發現滿天塵埃,污染得一片漆黑。「北京模式」遂又不提。在這樣的時代,如此環境,就怪難「藍州刀削面」、台灣詩人「餘光中」了。讓香港的小孩學好中文,到底是否准用這等簡體字?你叫教育學院的院長,他抬頭看看上面的「麵色」面色,他也面麵相覷,答不上來了。

簡體字的加強推行,由五十年代開始,目的是為數以億計的中國文盲農民「更好地掌握中國語文」。首先,這樣的動機已經錯誤:不可以遷就文盲,將本來自然演變、文化精深的一國文字系統簡化而摧毀。譬如,如果有一天,法國的阿拉伯裔移民人口超過三千萬,法國政府可不可以遷就「少數民族」,實施「文化多元」,廢除法文,而將法文與阿拉伯文合併?又或者將所有法國菜裏的豬肉全部「簡化」為羊肉,以免三分一人口的「法國人」感到冒犯?

又或者,為了遷就兒童,將舊約聖經「簡化」為上帝創造阿當夏娃,而以後的摩西十誡,又是蝗蟲、又是瘟疫,令兒童身心受驚,由政府下令予以刪除?

今日的中國也不由農民進入政治局,決策國家大事。溫家寶和胡錦濤都不是耕田的,那麼當日的簡化字,又何從「遷就」?

香港的迪士尼樂園,為了遷就即日來回的自由行,倒是可以「簡化」,但中文「簡化」卻同時消滅正體,一個民族選擇這樣的文化自殺,難怪一海之隔的日本人,由內心鄙視中國人。

簡體字之不合邏輯,隨便舉幾個例就很清楚。例如喜歡的歡字,簡化為「」。這個左邊的又字,就代表了「雚」這一部分了。然而,困難的難,卻又簡化成「」,正體裏的「歡」和「難」,卻又是完全結構筆劃不同的部分。還有雞鴨的「雞」字,又簡化為「」,你又以為這個「又」字代表了「奚」了,卻又不然。簡體的中文字,如果由中國農民學了,恐怖會由低智商的民族淪為唐氏綜合症。

我認識的外國人學中文,也覺得混亂,許多半途而廢,失去了興趣。我不怪他們,而且規勸:有時間,如果想學一種亞洲文字,學日文方是正途,不要學中文。三十年前,有兩三位英國朋友聽了我的規勸,今日操流利日語,在日本工作,活得很快樂。

許志安 惠英紅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