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氣魄大

陶傑.摩星嶺上
2015.11.20
437

「馬習會」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舉行。雙方都有被批評之處,只有新加坡這個東道國贏盡鋒頭。

從來沒有露面的李顯龍總理,才是不必出場的真正主角,他只發表了幾句話:「希望雙方會談會加強區域安全」。言下之意,是李顯龍對於中國統一不統一沒有興趣,他只搭個台,希望習近平來到新加坡擺出這個和平姿態,會減少南中國海的戾氣。

這就是大國領袖的風範。今日新加坡成為南中國海的一個核心國家。「馬習會」顯示了新加坡的大國仲裁地位,而且正因為新加坡人不是「中國人」,才有這樣一份公信力。

最近去新加坡見到當地許多朋友。新加坡新進的一代,有國家身份自信,他們比從前更強調「不是中國人」。甚至連「華人」也不太強調,因為新加坡是多種族的平等國家。你太強調自己是「華人」,居於少數人地位的馬來人和印度人就可能覺得不太舒服。因此不分種族膚色宗教,大家都是新加坡了。

這就是國父李光耀的遠見。幾十年後才感受到其中高瞻遠矚的意義。地球一體化,普世價值觀盛行,太過講究種族、宗教、文化的區別,不如強調其中的共通點。新加坡的立國精神,李光耀五十年前就想好了:不要強調哪個種族、哪一個文化如何超強而古老,只要立足於這個小島,大家一律平等,就建設多元文化的開明國家而努力。

因此新加坡到底屬於左翼還是右派?左翼的西方新聞傳媒,長期不滿新加坡沒有「真民主」,但新加坡卻又實現左派講的「文化多元」,甚至做得比歐洲和美國更好。至少新加坡的警察不會在街上槍擊打死印度或馬來種裔的「暴徒」。新加坡從來沒有發生過種族衝突。一條淺河之隔的馬來西亞,最近就因為中國大使一句話,招惹馬來政府抗議,指「干涉內政」。新加坡幾十年來一直無此弊。

跟新加坡文化界的朋友談起,新加坡唯一的文化缺憾,就是沒有自己的電影。兩年前的《爸媽不在家》在歐洲影展備受讚許,導演是一個三十未到的新加坡年輕人。然而,新加坡電影雖然偶有佳作,像十年前的《小孩不笨》卻無以開承風氣,因為市場太小。新加坡電影有許多「本土題材」,例如填鴨式教育、Singalish的喜劇特徵、新加坡左鄰右里的牛車水式的笑話等等,但因為不知道用哪一種語言,在國內無法擁有本土市場,國際間也推不出去。

新加坡人口只有五百萬,其中大量是外來移民,這樣的人口養不起本身的電影業。香港以前人口四百萬,但其實香港電影擁有南洋市場:越南、高棉、星馬、印尼,新馬仔任劍輝還去安南走埠登台。即使越柬陷共,還有半壁江山。但新加坡沒有自己的電影工業,更說不上輸出。新加坡電影多半是華語和英語混雜,加幾句馬來話,難以走出馬六甲海峽。馬來西亞市場口味保守,政治審查也很嚴格。至此更看到,以前的香港是多麼強大。

其實星馬如果能結成一個文化聯邦,馬來西亞「鬆手」一點,完全可以讓星馬兩地的華人發揮影劇創意工業,在華語片世界的中國大陸、台灣之外,鼎足而生,成為另一股勢力。

近年英國的電影技術人員,有許多隨「松林片場」移居馬來西亞。馬華人口六百萬,加上新加坡五百萬,超過一千。如果能聯同香港和台灣,合縱連環,完全可以形成另一股華語電影勢力。在英語世界,荷李活電影只是一股主流,還有英國、印度和加拿大電影。星馬在這方面為何不能民間合作?雙方政府要坐下來談,而且有這個氣量,因為二十一世紀下一代的創意,正在破土而出,由新加坡領導潮流,完全可以開創一個文化新版圖。只看現在的政府和商界加上年輕人,有沒有這種魄力了。

惠英紅 馬國明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