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新加坡

陶傑.摩星嶺上
2015.11.13
424

李光耀逝世一周年,回到新加坡出席聯合早報贊助的「作家節」。國際寫作人,由世界各地飛來,雲集一堂,講寫作心得。

遇到一些英國和印度作家,我問那邊的印刷閱讀市場如何?不約而同都不表樂觀。但我說:「只要歐洲人繼續乘火車飛機去地中海和星馬旅行,在海灘上、游泳池邊、太陽傘和沙灘椅,一定不會手持Laptop或手機閱讀,而是一本書。」

「為什麼你這樣樂觀?」他們問。

「因為Laptop和手機,只要你一放下,到水裏泡浸一會,上岸就會發現被偷掉。但一本書不值錢,是不會的。」我說:「所以要挽救印刷業,維持讀書風氣,你們要多旅行,而旅行的目標是悠閒,而不要像中國遊客一樣購物。只要有泳池和海灘的地方,只要那裏治安好,書籍印刷市場,永遠有得救。」

當然這是略帶誇張的玩笑。但一眾國際作家聽了,相對無言。網絡寫作雖然紅火一陣,但無以為繼。我說:「因為閱讀網絡,腦袋會受電子熒幕干擾,不會將一卷長篇小說的人物、情節、結構都記得住。日本專家做過調查,用一塊iPad看長篇小說,專注力只有二十分鐘。也就是說,即使用iPad看電子版的《倚天屠龍記》,看到金毛獅王強姦了殷素素、張無忌即將出世的那一回,已經忘記了誰是張翠山。」以上說法只是借喻,以便華文讀者了解。但印度人口有十幾億,印度作家說:「幸好我們的火車和長途巴士交通網絡發達,印度人坐車旅行,還是喜歡一卷在手。你說得對,如果印度人用手機和iPad閱讀,一定會被搶劫。畢竟Apple 5的最新產品,在第三世界賣得很貴。」

我說:剛看完印度電影《來自星星的PK》,那個戲中的外星人,乘飛碟降落印度,隨身攜帶的那個令他回飛碟的電子遊戲,不就是被一個小偷扒掉了嗎?「你這樣一講,我對出版業的未來,更有信心了。」印度朋友笑說。

新加坡舉辦作家節,請不同國家的寫作人來。演講地點在李光耀從前的總理府。一座維多利亞式建築的白房子,完全英式,內部裝修,基本結構保留。我們就在李光耀辦過公的那個大辦公室—現在改成了客廳—與來自四海五湖的人,愉快交談。一旦話題沒有香港或中國,講文學和藝術,心情就特別暢快。

新加坡的作家節,有許多年輕讀者來參加。一座前總理府,許多房間,每個房改成了演講廳,市民圍坐三邊,寫作人很輕鬆地講創作經驗。新加坡人很嚮往知識,他們沒有什麼「去殖化」或「懷念殖民地」的問題。新加坡朋友問,香港人為什麼這樣懷念英國,我回答:「正如新加坡獨立後,新加坡人擁有李光耀,經過五十年,沒有人會懷念英國殖民管治,因為李光耀已經建立了強大的新加坡本體。新加坡人以今日的處境為傲,但香港人相反。大家都是華人,為什麼香港人戀英?難道那一邊生下來就是洋奴?」

新加坡朋友對香港很關心。李光耀走後一年,市面平靜,經濟照樣繁榮。但有的人私下說,地鐵系統最近多了故障和停頓。大家長走了,管理一時鬆懈,小毛病開始湧現。李光耀當初以重罰來建立華人的生活文明秩序,高樓大廈的電梯裝有監控器,一旦在電梯小便,電子感應,電梯馬上中途停下來,將乘電梯的人嚇得臉青,然後保安叫警察進來抓人兼罰款。李光耀以這樣的管治手腕為傲,不止一次在國外旅行時與其他國家分享。他說:「讓剛離開土地的農村村民,剛住進高樓大廈,初接觸到電梯,他們不會適應新的生活環境,唯有靠監控和罰款。」

這樣的生活年輕人不喜歡,外國傳媒不懷好意,說新加坡潔淨得像一所醫院。生潔淨,難道是罪惡嗎?都要像紐約的哈林區一樣,才叫「文明」?

今日住在新加坡,生活清明穩定,有人說覺得悶,不是因為政府管得嚴,而是地方太小,不像香港還有高山郊野。闊別新加坡一年,離開的時候,星航飛離這片土地,我俯瞰馬六甲海峽,遙祝李光耀在天之靈,保佑這座美好的城邦。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