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女人任你選

陶傑.摩星嶺上
2015.10.30
453

台灣總統大選在即,國民黨看見女候選人洪秀柱,形象民望兩不如蔡英文,臨場換馬,頂上朱立倫。

陣前易帥是兵家大忌。如果洪秀柱無力單挑蔡英文,當初就不能讓這位大姐出選。論形象,蔡英文珠圓玉潤,戴眼鏡,有書卷氣,而且有閩南婦女的那種福相。台灣人選總統,不要忘記,有許多上了年紀的人。他們看蔡英文和洪秀柱,正如老人家選媳婦,不會管什麼兩岸統一、經濟政策,而是就這個媳婦有沒有福氣為唯一的標準。

洪秀柱不論能力高下,也不管口才好不好,是廣東人說的「面無四肉」那種相格,略嫌刻薄。蔡英文則如果結婚,一定是「旺夫益子」的格局。從政要有一點廣博的知識。尤其在華人社會,跟法國人選總統一樣,人以貌相,永遠是第一條。馬英九能力有限,不就是靠脂粉靚仔型而莫名其妙做了十年總統?國民黨黨內為什麼連通這點人情世故、江湖智慧的人才也沒有了。

從前粵語長片選女主角,也一樣迎合阿婆媽姐的「看相學」。白燕、羅艷卿,就是珠圓玉潤型,演大富大貴的闊太小姐。吳君麗、芳艷芬、林鳳則是小家碧玉型,演略帶刁蠻、但心地正直的閨字少女。至於鳳凰女、梅綺、李香琴這一組,根據民間婦女的面相學,則是「不能坐正」的偏支。還有容小意、羅蘭,就是二幫綠葉的命了。

這批女演員,其實修養氣質各有勝場,但被銀幕定了型。銀幕定型的標準,就是五六十年代看戲的中國民間婦女。

洪秀柱像奧巴馬一樣,論相格、體形,是不足以擔大任的。蔡英文則雙眼有慧氣,而且看嘴脣,意志堅定。蔡英文畢業自倫敦大學政治經濟學院,與英美政界說話也有投契。西方人看東方婦女,必然的戴定型的有色眼鏡。否則《蘇絲黃的世界》裏,就不會指定用關南施做女主角,雖然那時還可以用李麗華。

換了朱立倫,可以用一個民意調查:你記得朱立倫長的是什麼樣子嗎?國民黨的第一代,一個個相貌堂堂:蔣中正、戴笠、陳立夫、蔣經國,看一眼就永世難忘。後來的林洋港、蔣彥士、關中、陳誠,已經面貌略嫌長在一堆而模糊了。馬英九只是特別有台灣文藝片的明星相,並非性格的稜角分明。政治家確實一代不如一代,將奧巴馬和艾森豪、羅斯福的那一代一比,效果也一樣。

為什麼時代不同,相格的系列也會淪落?中國話「相由心生」極有智慧。不但相由心生,而且相由世界改。戰亂和饑荒,人處於長期的逆境,為了生存,警覺性特別高,意志也很剛強。心頭一團求生的烈焰長期積壓,必須發酵,影響面部五官的成熟綻放。二十世紀初,兩次大戰一齊爆發,中間和平不及二十年。在這個時代長大的,一出生就飽受驚恐,成長則戰火滔天,眼見身邊親人友輩物競天擇,逃命慢一點、腦筋轉得鈍一些,隨時已成槍下鬼。「物競天擇」一點也沒有錯,剩下來的,包括六十年代你家那個順德媽姐,都會是腦筋靈活、挑通眼眉的精英之才。

小時候我家有一位媽姐,名叫梨姐。她的一雙眼睛骨碌碌地轉,也非常有江湖智慧。梨姐不識字,只懂得銀碼的數目字,每次買菜回家要我替她記帳。但我有時故意把銀碼報大,譬如豆角,她明明買了三毫,我說三毫半,上午買菜,下午記帳,她眼珠一轉,即刻板起一副面孔喝問:「你想我俾你阿媽說我打斧頭呀?」

到今日我還記得梨姐那對充滿靈巧和危機感的眼睛。今日這種眼神,環顧四周,即使有了博士學位的港女和行政人員,幾十年來再也找不到了。

中國的相學是幾千年民間統計累積的不成文智慧。相學並不科學,但只問感覺:洪秀柱和蔡英文這兩個女人感覺誰好?一定是小英。無論換哪一個,國民黨是輸定了。兩年之後,全球格局要洗牌,做人不懂一點相學,後知後覺,吃的虧,可就大了。

馬國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