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城雜說

陶傑.摩星嶺上
2015.09.25
399

羅啟銳張婉婷的《三城記》講戰火山河之間的一對男女愛侶,如何因戰亂而失散,最後又因為逃難,命運神奇地把他們的軌迹合併在一起。電影是成龍父母的傳記。據說成龍令尊翁的家世離奇。一九五○年逃難在香港,即在澳洲領事館任職廚師。山東人性格樸實,那時深為英國和西方人信任,因為山東人的威海衛,短暫地曾經是英國的屬土。

《三城記》氣勢宏大,像一卷史詩。劉青雲湯唯演技顯出深度,尤其是劉青雲的一口地道國語腔。戲跨越一個大時代,讓觀眾重溫父母輩經歷的苦痛。至於今日低頭族的觀眾,有多少共鳴,則不得而知。

張羅是香港影壇的知識分子伴侶。由「秋天的童話」開始,就走出自己的路。三十年理想和熱情沒有改變。拍電影不可以隨波俗流,當然也不可以孤芳自賞。張羅在這兩者之間,不偏不倚,有自己的堅持,也有對大眾市場的照顧。

五十年代初期,山東人移民在香港很多。七小福的師父于占元開辦武術學校,將中國的功夫北派在香港發揚光大。香港功夫片的始祖,有人說是袁小田、劉家良,然後還有成龍和元彪。但袁小田和成龍都是山東北派。功夫片加入北派,趣味紛陳,有雜技的活潑,除了詠春蔡李佛,廣東功夫的硬橋硬馬,多了一些矯若游龍的柔性和天真。

香港五六十年代是功夫的黃金世紀。南北匯聚,加上創作自由才衍生功夫電影。今日看來,于占元和劉家良南北輝映,無疑是兩大功臣。劉家良可以上溯到林世榮和黃飛鴻。本來廣東沒有北派,因為戰亂和政治的動盪,北面的一支,像成龍的父親,流離顛沛,匯聚香江。李小龍《唐山大兄》裏的反派韓英傑也是北派高手。一轉眼四十年過去,南北都凋零了。

中國文化的精粹,要在戰亂和貧窮中方顯其光芒。社會一旦富裕,下一代不肯捱苦。「九年免費教育」是功夫電影的殺手,兒童都要上學,不可以送去于占元的七小福武術班。中國武術由此有一股浪迹天崖的江湖悲愴之氣,與煙雨紅船的粵劇相同。難道中國文化合該在淒慘的境地中,才可以保留和發揚?今日這一代唱不出任劍輝粵曲的意境,無論怎樣好動上體育堂,也沒有另一個成龍和元彪。

《三城記》記述的是南北時代傾塌交接之處,像黎明與黑暗戶邊境。大陸市場才能支撐如此成本的大製作,電影的外景之一是安徽的古鎮。青淺的池塘映照樹影和天色。湯唯的氣質是中國當代女明星民國味道最濃的一位。演現代大陸大都市的女性,反而有點格格不入。這不知是女明星本人之幸,還是中國發展的脫軌。

英國的報刊都邀請讀者,將父親和祖輩的事迹寫下,投稿寄來。因為二十世紀百年,歷史是由千家萬戶不平凡的經歷拼湊而成的一本大書。八十年後出生的一代,今天已經年過三十。比起他們的祖父母,這三十多年在安逸中度過。好處是日子豐盛而幸福,壞處是缺少許多歌泣的故事。有人再爭論:人生不必再逃難,不必忍受饑荒,不是很好嗎?不錯,生活是改善了,但缺少的是故事和文學,像澳洲和加拿大,還有北歐,文學電影只能由空虛和蒼白之中發掘人生的意義。香港和中國無法走這一條路。所以難怪有人說,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會令人清醒一點。

黃心穎 關智斌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