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戰爭無電影

陶傑.摩星嶺上
2015.09.18
509

紀念中日戰爭結束七十周年,環顧四周,欠了一樣東西,就是抗日戰爭的華語電影。

人家日本早就趁這個時機,推出了《永遠的0》、《東京小屋》、還有根據歷史檔案改編的《最長的一日》。《最長的一日》講日本投降關鍵的八月,在廣島長崎,原子彈轟炸前後,日皇裕仁與戰爭內閣的行政決策。

電影沒有美化什麼,也沒有醜化任何人,只是如實記述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當然為了票房市場,電影要起用《禮儀師奏鳴曲》的靚仔男主角,扮演日皇裕仁。戲中的裕仁,眉宇之間有英氣,看上去當然非常的正面,但天可憐見,並不是編導說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日皇是一個大英雄,只是如果拍如此電影,也要起用劉德華或黃曉明而已。

幾年來日本拍攝的三齣戰爭片,都各有勝長。山田洋次的《東京小屋》,寫戰爭中東京中產階級的愛情悲劇。山田的鏡頭和對白,十分精細,讓人了解那時的一場悲劇不分國界。東京遭受轟炸,死難人數多於長崎廣島的總和。當時這個大都會有許多精英科學家、文學家,都在戰火中化成灰燼,也是文明世界的損失。

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卻沒有舉辦「抗戰電影系列」,可以算是失職,也缺乏想像力。七十年代的台灣中影(不是大陸北京那家)常用丁善璽執導拍許多大片:《英滅千秋》、《筧橋英烈傳》、《八百壯士》、《梅花》等,用電影記述國軍抵抗日本侵略。那一代的香港番書仔,如果放學後去紐約和大世界看一兩場這樣的戲,就會懂得中國現代史。當時的柯俊雄、張艾嘉、田野都擅長演正面角色。柯俊雄演過守四行倉庫的謝晉元團長,至於田野也演過日軍,卻在另一部以抗日烈士姿態出現。反派角色不是葛香亭就是苗天演殘酷的日軍隊長。那時的製作很簡陋,戰爭場面拍得不怎麼樣,尤其是《四行倉庫》,實景在上海黃浦江邊,還要加上少年女童軍楊慧敏游水獻國旗一幕。

當時這些電影,觀眾還包括尚在生的蔣中正和宋美齡。也許讓他們從電影中緬懷昔日的激情歲月。

大陸的抗日電影,政治宣傳味重。《地道戰》講河北農民在共產黨游擊隊之下挖地道殲滅日軍。《地雷戰》則講共產黨領導農民製造「土菠蘿」炸日本軍。兩齣戲都有可取之處,但後來被指為誇張失實。例如土製地雷怎可以殲滅成千上萬的日軍?後來一九六七年香港暴動,左派「土製炸彈」放在市區,不知是不是受了電影《地雷戰》的影響。

大陸的抗日電影,沒有一個場面有國軍作戰,全部是河北山區講共產黨如何英勇。一九六五年南華戲院開幕,上映《游擊小英雄》為開業作。導演崔嵬用最少的對白,豐富的影像語言,將河北的鄉村加上一個白羊淀,拍得非常優美。戲中男主角是幾千人選出來的一個內蒙古男童,叫做安吉斯。安吉斯拍了這齣戲,全國走紅,可惜隨即爆發「文革」,連《游擊小英雄》也被批為毒草,安吉斯後來沉寂了。文革紅火的時候,他挺身而出批鬥這部電影的幾個資深老演員,現在已經超過六十歲,據說在大陸某地開飯館。

關於太平洋戰爭,拍得最多層次的當然是大連的《桂河橋》。片中戰俘的口哨戰歌風行全球,到現在還有人記得。這齣戲內涵深奧,沒有用面譜的方式處理日軍,反而英日之間惺惺相惜,有點化敵為友的意思,當年遭到左派輿論大批評,現在沒有人理會了,因為當時根本看不懂。

七十年過去,煙火沉寂,電影的光影也消逝了。無論戰爭與和平,人生都是一場夢境。

許志安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