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東流去

陶傑.摩星嶺上
2015.07.31
410

一星期之內,《新報》宣報結業,《成報》則停止出版,令人驚覺:香港印刷傳媒的黃金時代終於結束了。

印刷媒體沒落是必然的事。正如摩托車發明之後,二十一世紀馬車業沒落,馬車伕和其他因馬車產生的經濟產業,例如馬房、馬匹飼料的運輸、馬伕等一一消失。

如果香港的報紙成為歷史,那麼印刷廠的前景也堪憂。不但印刷廠報攤也風光不再,報紙發行商也不會再成為教育水準不高,而又可以躋身億萬富豪行列的發達人士。

今日的報攤,你經過時仔細看看:賣報紙的面積愈來愈小,出售暴露中國政情內幕的雜誌品種卻愈來愈多。二十年前,報攤的面積逐漸為香港出版的色情三級書刊佔據,因為那時來大陸的遊客少見多怪,也沒有網絡。今日,色情雜誌早已絕,想不到連報紙也縮小為第三世界。報道習近平、王岐山、周永康、江澤民內幕的雜誌出版人,藏身在美國,而且一個名化身為多家,短期瘋狂斂財,因為有自由行。

但如果大陸當局打擊貪腐,連自由行也逐漸減少呢?當澳門賭業生意下滑,廣東道時代廣場也稀稀疏疏,那麼下一步香港報攤的大陸中共權力鬥爭內幕雜誌,必然也萎縮。那時不知報攤賣什麼?閃卡、減肥瘦身書,還是玩具?

歐美國家雖然也有電子網絡的威脅,但各國的老牌大報仍然屹立不倒。法國的《世界報》、西班牙的《國家報》、英國的《泰晤士報》,雖然發行有所減少,但還穩佔主流輿論陣地。西方人不會像中國人那樣激進,尤其是香港,迷信新科技到達盲目的程度。英美的輿論時時會提出反省:電子教科書對學童的視覺和讀書心理有何負面影響?過度閱讀手機會不會心智障礙?西方的教育家和知識分子時時思考此問題,加上言論自由,中產階級興盛,西方人在讓小孩消費電子產品的時候,總會有冷靜的時刻反省科技可能帶來的壞處。此一傳統,在十九世紀思想家赫胥黎的著作《美麗的新世界》之後,就自成一個傳統。中國社會缺少了這一章,也就缺乏人文思考精神。

亞洲人其實都盲目迷信高科技。十八世紀法國人來到印支半島,在金邊進入王宮,會見施漢諾的高曾祖父。那時老施漢諾像一個兒童一樣,問法國人帶來什麼新玩意?法國人送給他一輛三輪單車,高棉國家看見覺得很新奇。法國傳教士告訴他:我教你怎樣玩,然後示範在王宮花園走了一圈。高棉國王看了,像一個兒童一樣哈哈大笑,騎上自行車,從此日玩夜踏,不理朝政。這時法國人向他出示一張寫好了合約:將高棉租借給法國來管理。施漢諾問:「你還有沒有其他這類新玩意?」結果大筆一簽,從此高棉即升級為法國殖民地。

那就是亞洲人迷信高科技的基因。我深深佩服那位智取柬埔寨的法國人,因為一輛自行車,令柬埔寨金邊後來變成了小巴黎。法國和印支半島的殖民關係造就了世界一段罕有的品味融合,直到一九七五年,共產黨的赤柬殺入金邊為止。

所以今日喬布斯的蘋果手機,怎會不令全世界的華人拜倒臣服?由手機了解新聞,當然是短訊,或一組關鍵詞彙。這樣看新聞只是快餐,而絕不會有營養。沉迷用手機的人,思想必然膚淺,喪失文字筆作能力,繼而連說話的連貫也出現問題。但不要緊,只要成為趨勢,由經濟學來看,一點問題也沒有,這就叫做市場。

兩份老牌報紙關門,無所謂對,也無所謂錯,也不必流淚惋惜。一雞死、一雞鳴,日後進入高科技時代,自然有新的工作品種。追不上時代的備受淘汰,正如恐龍曾經在地球出沒長達八千年,但因為體積龐大,雄霸天下的優點,時辰一到就變成包袱。

沒有人再追看報紙連載小說,因為沒有耐性。再過十年,武俠小說也會絕,因為下一代缺乏了行俠仗義的儒家記憶。這就是世界了。記住,歷史的車輪,永遠滾動向前的。

鄭秀文 黃心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