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之後的香港

陶傑.摩星嶺上
2015.07.24
439

二○一七普選之爭,隨「六一八大蝦碌」,建制派誠信和議政能力的崩潰,暫時告一段落。

但前總理溫家寶一言九鼎地指出:要解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比以前更深,也更難解決。

安徒生的童話「王帝的新衣」,三歲的小孩也敢指出真相,「王帝身上沒有衣服」。普選之爭雖然是人權普世原則問題,但三歲小孩都看得出,香港時至今日,特首無論是否普選產生,是否擁有香港市民一人一票的公信力,香港的深層次問題也不可能解決。

一個普選產生的特首,最多只能開倉派米,增加社會福利,以爭取下屆連任的機會,或在香港人心中名留青史。

普選產生的特首,無法像摩西率領以色列人過紅海一樣,對像海嘯般的海浪高的地產樓價,伸出手掌一指,地產價格就會回落。三年前梁振英競選,以「平抑香港地價樓價」為專科,拿一本「香港地產霸權」公開作閱讀狀,贏得不少年輕人和老實市民的希望。

但三年之後,香港樓價穩步上揚,不是梁振英沒有誠意,而是香港樓價高已經是絕症,梁振英沒有平抑樓價解決住屋問題的能力。

普選得來的特首,完全沒有權力拒每日一百五十名由中國替你選擇後推過來的移民政治性配額。普選的特首,一無法令樓價出現神蹟大幅下降,二無法抑制香港每天源源不絕加入基層的新移民。這樣上下互夾,普選出來的特首,候選人才那麼三兩個,這些人平時的言行,十多年香港人睡了發開口夢,也能重複倒背出來。入閘的候選人即使有泛民,人選的辦事能力和政治才能,絕對不會有驚喜。請問一人一票能解決香港的深層次問題否?答案是三歲小孩也看得出來,就是No。

北京中央有人看出了這一點,既然普選入閘的來來去去都是幾個爛燈,不如借泛民之力否決普選,以免那一個入閘入票多,再普選而變成另一個奧巴馬,一上台就變成他信,瘋狂開倉派米,改變香港社會資本主義的特質。

所謂「看破、放下、自在」,中央人民政府有人看破了,這次否決普選,知錯能改,令人欣慰,放得下本來也準備解決民生問題,哪知道建制派的醜聞卻不因否決政改而停止,局勢卻一點也不自在。

政改方案否決之後,我預測下屆政府也不會重啟政改。香港的經濟死局,就像腫瘤末期,深層次矛盾不可逆轉,香港已經不能再重啟與安康。至於劉皇發主席統治的新界大戰西環、手機組內容外洩、曾主席被擺上枱,這一切只是飯後的娛樂甜品。這場戲,真是抵睇而好看。

政改後的香港,真正滿目瘡痍。TVB索性引入大陸電視劇,在商言商,這樣做正確。亞洲電視已經不復存在,香港也咽下了最後一口氣,香港只剩股市泡沫。一個死人,在這個狀態,臉上不會有紅暈。TVB面向大陸,不影響廣告收益,減少成本,而且令香港這具遺體面部出現青白之色,符合生物學現象。所欠者只是幾塊深赤色的屍斑─雖然,旺角街頭的大媽歌舞團,如果你認為是這種效應,well,我不會反對。

蔡一智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