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主人終於罵奴才了

陶傑.摩星嶺上
2015.01.19
461

中方官員終於炮轟十幾年特區政府教育當局失敗,導致他所說的「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不但令香港下一代對中國一無所知,所以事事對抗,對中國懷有大不敬。

值得讚賞的是,中方官員這次總算沒有抵賴外國勢力,沒有指摘所謂「前港英」殖民地政府「埋藏地雷」,而是明痛斥一九九七年之後,「中國人當家作主」,亦即中國欽點組成的特區政府失敗。雨傘運動令中國大受刺激如五雷轟頂,驚覺為什麼十七年來,對所謂祖國不但漸行漸遠,而且還有進一步的獨立意識。

中方官員指摘特區政府教育局,當然也沒有錯。因為最莫名其妙的,就是自董建華以來,中國歷史由必修科轉為「選修」。特區教育局不斷「改革」教育政策和制度,將一眾教師視為仇敵,學生為試驗品,折騰得人仰馬翻。

廢除中國歷史,是殖民地政府的「港英」也做不到的事。因為一來英國人酷愛歷史。二來英國人管治香港,也尊重中國的傳統文化,港九各地廟宇,一間也不拆,不像大陸「文化大革命」,連孔廟也派紅兵幾乎夷為平地。英國領導香港時期,中國傳統文化與台灣一樣,不但保留,而且發揚光大。孔教、道教和佛誕並行慶祝紀念,學校的中國歷史也任由教授,而且還出錢請錢穆、牟宗三將新亞書院搬到山明水秀的沙田。

英國人做不到的,特區政府的中國人通統做到了。廢除中史,主動割裂記憶,想將下一代的腦袋掏空之後,再裝進現代中國政治思想的其他內容。豈知在掏空歷史記憶這一步先出了亂子:香港下一代尚未等到特區政府在空白的腦袋裏,灌輸政治思想教育,用半個空腦袋,已經起來佔中造反。這是中方深受觸怒的原因,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除了痛斥特區政府無能,還可以怪誰?

現在的教育考試制度,改得半湯不水。從前五年高中會考制廢除了,變成了六年DSE直通到底。DSE的六年級,學生選六至七科,其中有四科是必修:中英數加上通識。讀文科的學生,在香港一向被視為低等,如果要升讀大學的文科,更沒有人會挑選歷史或文學,只會選修經濟,以便將來能進入美資和西方跨國銀行的基金投資部門,年薪有望數百萬,替白種人做其華爾街在遠東的代理人。

讀理科的科目選修,也沒有什麼選擇。讀醫科的只能選化學,生物學也不必修。很難想像讀醫生不必有中六程度的生物學常識。特區政府將教育制度三摧四毀,以為比英國人聰明,結果焦頭爛額,今日遭到北京主子的斥責,真是笑死我。

但是北京主人痛斥特區政府,也只對了一半。有沒有「國家觀念」,香港的中學教師不必負責,因為孩子是父母生出來的。父母在家中不盡家責,向子女述說什麼叫中國,而且從小為他補習雞精英文、學西洋鋼琴,讓他看多啦A夢、哈利波特,哪一個會有時間跟他說唐詩三國演義和明清傳奇?

一班四十個學生,提倡「小班教學」,口水空吹噴了十幾年,課室仍然人頭湧湧。送進的學生沒有中國文史的自然家教,你叫中學教師哪來的精力,為他們在課堂裏額外灌輸什麼「國家觀念」?

至於中國歷史,更是不讀也罷。幾十年來課程設計刻板,文詞枯燥,而且有各類標準答案,強迫學生死記。中國歷史許多學術詞彙,是一大堆死名詞:「九品中政制」是哪九品?「燕雲十六州」是哪十六州?九品中政不復存在,而燕雲十六州今日中國地圖也找不到蹤。平時中學生已經要死背數理化的科技詞彙,不會有興趣背一堆早已死去的中國歷史地理名詞。

中方官員今日大發雷霆,覺得以後教育局要向北京直接匯報,則是違反基本法。十七年來,三個特首都是中國欽點的,教育局長也是由北京「實質任命」的。如果特首和教育局失職,請問這位姓陳的中方香港事務官員,你十多二十年來,又有沒有監督的責任?今日方指鼻子大罵,一幫不中用的奴才,嚇得不知所措。兩月前厲聲反佔中的那位當今教育局長,在主人面前,一個屁也不敢放。這就是最佳的中國文化教育了。

許志安 關智斌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