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治和洋紫荊

陳翹英.坐下來
2016.10.08
395

前陣子偶爾經過廣東道和佐敦道交界的佐治五世公園,那可是兒時在官涌長大的遊樂場,信步走到那綠瓦飛簷的正門,恰是黃昏,腦海裏的BGM(背景音樂)裝置不期然響起舒曼的《兒時情景》,而且還是荷洛維茨的彈奏版,由於這趟播放並非在公共空間進行,故而不用上稅。回憶真好,如白雲清風,都是免費的。我留意到靠近官涌市政大樓側邊矗立着的幾棵大樹,樹幹上都掛着當局發給的永久「身(樹)份證」,有喚作紅花羊蹄甲;也有喚作洋紫荊的,讓我們這些樹盲得以識別,但羊蹄甲和洋紫荊同科不同屬,用「身份證」做比喻,羊蹄甲是三粒星而洋紫荊是五粒星吧。洋紫荊是香港的土花,生於斯長於斯,獨一無二,有人喚洋紫荊做紫荊,那可是一字之差,差若雲泥,洋紫荊不是紫荊,花的顏色不同繁殖的方法也不同,偏偏我是個樹盲,天下何處能識「荊」?紅花羊甲白花羊甲也罷、紫荊也罷,都混喊洋紫荊,就像我如今身在的公園,鬼知道佐治五世和六世的分別?回頭覷見園中央的六角涼亭,毫不例外地有人正下棋,只是下棋的阿伯大抵換了班,年年歲歲亭猶在,歲歲年年伯不同,我只知道:這棋局也不是我兒時見過的那盤殘局了。

推薦文章
2017.02.04
560
拜年直播
2017.01.28
596
Masami打褶
2017.01.14
602
要你命三千
鄭秀文 惠英紅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