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撿場人

陳翹英.坐下來
2016.05.21
426

「第四線劇社」在小劇場重演《沙膽大娘》,至少有兩場讓我感到不安,其一是謝月美(沙膽大娘)親睹次子的屍體而未能相認:另一是潘芳芳(三女)在高處擊鼓示警,末了慘遭射殺。不安的感覺自然來自演員的震撼力,卻同時糾結在自己對布萊希特所謂間離效果的偏執,我要是感動了就助長了幻覺和共鳴,這是布翁一直視之為戲劇公敵的麻藥,布翁一直認為觀眾不是來看戲的隱形人,那麼一旦觀看布劇,我們擠在小小劇場裏氣息相聞到底是何身份?這回我得到新的領悟,為什麼我不可以用一個撿場人的身份來看戲,所謂撿場人,就是那些在京劇裏往台上搬動桌子或其他道具的「非戲中人」,在日本能劇裏,撿場人甚至穿上一身黑,在劇中出沒穿梭,行走自如。如果我是個撿場人,那麼謝月美不認子屍的那場戲,我可以挪身上前搬走擔架,讓大娘於無人處釋放悲哀:也可在潘芳芳擊鼓的那場戲,在她被射殺後重新為她撿回那塊零落地倒在觀眾席上的軍鼓和鼓杵,不用她自己兼任撿場人了。

再說,我沒想到在布劇裏可以聽到西蒙與加芬高的歌,在移情與不要移情之間,我移情了,容我大放厥詞,消除幻覺與共鳴方得理性,布翁這話未必是。

推薦文章
2017.02.04
564
拜年直播
2017.01.28
600
Masami打褶
2017.01.14
613
要你命三千
聲夢傳奇 姜濤 莫文蔚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