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枝旗杆

陳翹英.坐下來
2015.09.28
402

偶爾行經灣仔大街,抬頭望見同德大押,聽說這是香港地標之一。從未入過大押,內情僅見諸粵語長片,談不上集體回憶,倒是同德乃一代馬王,聽頗有親切感。好吧,若要捍同德大押,我捍一半。

小時候最喜的「古」建物,要數中環郵政局及告羅士打行,可惜那時未有保育觀,遂應了白樂天那句永恆的古話:大都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玻璃脆。

世界歷史都是拆過來的,千間萬間都作了土,傳聞中的巴比倫空中花園、羅德島太陽神巨像以至南京大報恩寺琉璃塔,倘還在,也只合到此一遊,在面書上賺個讚吧了,哪還有一噸以上流光溢彩的想像靈犀?此故,消失的樂園才是人間的樂園,世事如此相悖……

好在香港倒有一處地標,相信能保留得久些,其面積相形渺小,經營成本亦低廉,千拆萬拆也未輪到她吧,說的正是海運大廈旁邊的五枝旗杆,好多年迎風而立,一一旌旗舉。

前不久行經該處,駐足的尾生(那個在橋底等人直到沒頂的古男子)寥寥,人們寧願改約在地鐵內的**銀行,就貪人逼人,眾裏尋她千百度。

從前旗杆是我的主場,卻見杆不見旗,上頭掛的是哪國旗呢?真的未曾細數,想必不是中英美法蘇,不過「中」是一定的了,「區」也少不了,剩下的該是商標旗吧,這是某個倉的地界,自己的旗自己掛,一點也不「旗」怪!

站在杆子下,等待那個遲來的人,感覺猶如曉.格蘭特在《四個婚禮一個葬禮》裏等待安迪.麥道維;或者賴恩.高士寧在《戀戀筆記簿》裏等待瑞秋.麥阿當斯—恰恰都是老麥,不必像古之尾生那般倒楣,等到你忘了,我還記得的本土歌手李炳文唱畢﹕「夜渡欄河再倚,北風我迎頭再遇」就止蝕吧!然而那會兒,這兒再不算地標,而是一僵直了的人標了。

推薦文章
2017.02.04
560
拜年直播
2017.01.28
596
Masami打褶
2017.01.14
602
要你命三千
關智斌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