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來的一覺

阿寬.男寬女愛
2016.05.07
312

怎樣看她也不似個玩一夜情的女人,這也是他選中她的原因。

他絕對是個玩一夜情的男人,睡過的女人他沒法數清楚。當隨便可以找到女人的時候,他的興趣反而沒以往般大,近年次數減了一大半。

這晚是她主動要求與他睡的,她的要求有點不同,說要睡就要睡一整晚。

聽到這要求,他笑了。「以我現在的年紀,你要我半夜離開恐怕有點困難。」

他怕的是未必能夠像廿多歲時同樣令女人那麼滿足。當年他最愛聽到事後女人的讚歎:「從沒男人可以令我這樣快樂!」

年紀對男人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他不能再如以往般與女人連續做幾天幾夜,做到天昏地暗,做到與外面世界隔絕。

雖然他不想半夜完事後離開,因為身體太累,但有時為了掩飾能力上的問題,不得不借故走人。

年輕的女人難以一次滿足,中年的熟女要求也不低,他在完事後在昏睡中如被推醒,未必再有持續的作戰能力。

今晚這個女人看上去不難滿足,事實亦如此。

她在事後居然哭了,哭得實在太淒涼,他用了不少安慰的說話也不能讓她的淚水停下。

「如果你是因為剛才做的事後悔,我現在向你道歉。」之前也有未玩過一夜情的女人事後覺得做了對不起自己男人的事。

女人要哭多久是她自己決定的,男人只能禮貌地守在一旁,說了該說的便要收口。

她沒解釋她哭的原因,收起眼淚之後,她說想他抱她睡到天亮。

抱赤裸的她睡,感覺十分之好,他覺得像抱一隻膽小脆弱的小動物,這一覺睡得太好,第二天醒來他說了一句很蠢的話:「我可以陪你再睡嗎?只是睡覺,太舒服了。」

她叫他別傻,昨晚是他代替另一個男人陪她睡的。

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