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鄭秀文:夠特別的開年

鄭秀文.輕描淡寫
2018.02.24
411

二月十二日凌晨三時《八個女人一台戲》終於煞科,當晚我忽然很想吃星洲炒米,也竟然在灣仔一家二十四小時的小食店買得到,回到家中,吃了些炒米,人正式安靜下來,我的身體正用沉默的告訴我:我很倦。身體的倦意彷彿從四面八方攻擊我,幸好,明天開始就放假休息了,可以休息足夠才開始新電影拍攝,心裏亦期待兩天後的情人節和農曆新年,洗過澡,但卻一直未能入睡,但沒有所謂,反正美麗的假期已開始……誰知道第二天,家中另一半卻非常不舒服,在沙發上蜷成蝦米狀,我最初以為只是小傷風或者喉炎,着他吃點傷風成藥,我自己也順便喝了一杯「熱占美」以防萬一,然後,我便外出買點東西,回到家中,由於我前一晚徹夜未眠過,人倦到忽然五秒鐘便在牀上睡着,到我醒來,已是四小時後,家中的人面青青蜷縮在沙發上,說很辛苦。我說為什麼不喚醒我,他說知道我昨晚徹夜未眠,難得我睡着了。我看着怎麼覺不妥,面容扭曲的,厚厚的羽絨也完全不夠溫暖,他的全身發冷發抖,我摸摸病人額頭和身體,天啊!好熱。當時已是晚上十一時許,唯有看急症,我們電召taxi, 還好,醫院距離我們家比較近,抵達時,先探熱,三十八點多,我笨笨的心想,還好吧!馬上打針吃藥應該沒事。回到家,病人就在強力的藥力下昏昏睡去,但睡得並不穩,到了第二天,情人節,本興奮約了家人吃飯,但也得缺席。病人清晰的一副病容,我亦非常「後知後覺」地買了一枝探熱針,覺得應該量着體溫以防萬一,到了傍晚,情況急轉直下開始不妙,發冷異常強烈,肌肉痛到全身顫抖,摸摸額頭,麻辣……火鍋似的,一探熱,接近四十度,我以為我探錯,再看看說明書,再探再探,數字仍然一樣,我從未摸過如此熱的額頭和身體,於是,當下決定飛奔去醫院做流感測試,一小時後才知結果,那一小時,病患辛苦到非常,意識呆呆的,好嚇人……。之後,就是你們得知的留院觀察……但之後病患燒仍未退就嚷着要出院,我心想:也好的,在家休息比留在醫院沒那麼悶。

這個農曆新年就在一臉病容和發燒退燒發燒退燒中度過,特敏福的side effect極強,使人發呆和倦透,聲音柔弱,常昏昏欲睡甚至睡到彷彿已經死去。不過並沒有出現傳說中的有幻覺或者嘔吐,整整一星期,探熱針成了我的好朋友。

這個農曆年以「乙型流感」開年,倒也特別,而且我也非常高興仍然堅持做了蘿蔔糕給家人和助手,入廚是我的快樂泉源。過年每天在家,因為我怕自己有乙型潛伏傳染到別人,幸好最終沒有。人總難免有所經歷,and I always looks on the brighter side,感謝天父這經歷,它讓我進一步明白照顧和同行的意義。醫院的窗外有綠油油的樹和小山,陽光也溫柔,醫院的餐點也很美味(尤其Angus beef burger… haha… yum yum),醫生護士也完備,我相信,凡事,上帝早已預備。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