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陳寶珠恨「做番女仔」 梅雪詩唔敢收徒弟

訪問影片
2016.03.14
1.3k

【明報專訊】陳寶珠貴為「影迷公主」,梅雪詩(阿嗲)被冠以「粵劇名伶」,二人均師承任白,論資排輩地位崇高,理應能開班授徒桃李滿門,但二人一聽到收徒弟卻耍手擰頭,阿嗲自言沒資格怕誤人子弟,更認為學無止境,寧願終身學習。做慣文武生的寶珠坦言一直恨「做番女仔」,但柔軟度不及花旦,又沒有子喉,所以做不到。阿嗲則不喜歡也不恨做文武生,希望「第二世都做花旦」。

陳寶珠與梅雪詩(阿嗲)名聲甚響,兩人卻稱從未遇過有人上門拜師,寶珠更坦言追隨多年的都只有粉絲,故收徒弟這個問題不用問她。而阿嗲亦謙稱:「未有這個資格,不想誤人子弟,一來粵劇真的不是那麼容易,二來自己沒有這個本事,自己還想找人教,學無止境,我亦希望有機會繼續學習,教人真的想都不敢想。」

有票房壓力 踏台板「驚走幾磅肉」

她們繼兩年前演出《再世紅梅記》,5月將再踏台板擔演任白四大戲寶之一《牡丹亭驚夢》,儘管門票定價以粵劇而言最高,仍兩度加場掀撲飛潮。她們直言對票房及演出其實都壓力極大,阿嗲稱:「壓力都有,隔了年多,站在虎度門依舊特別驚,但一踏出就會忘我。」寶珠續道:「我在虎度門等出場時還緊張得要不停拿劇本看,隻手冰的。朋友叫我壓力大不如不要做,但有得做又恨做,驚都驚走幾磅肉,人好矛盾!」至於有何減壓良方?寶珠說:「我會做運動減壓,一做就忘我,會上堂跳健康舞,其實志在出汗。」阿嗲則笑道:「我在家煲電視劇就可以減壓,之前未知有這台戲,懶了!知道就開始練底功,我也會到健身室做運動,但不是想減壓,而是想減肥,想減多一點,現在飲啖水都肥。」

仙姐肉緊指導 「愛之深教之切」

她們對於恩師白雪仙相當尊重,原來每次演出前都定必到仙姐家中排練,望仙姐能加以指點。寶珠說:「最好是仙姐肯教我們兩個,等我們排熟一點,有個樣先,就會上她家中做給她看,讓她指導我們角色的感情及內心戲,現在不敢住。」阿嗲則稱:「仙姐會解釋讓我們再去深入揣摩,感情方面就要看看我們可有本事做到她所要求,不過我知都幾艱難,我們會努力。」二人更直言仙姐要求高意見多,寶珠道:「尤其你做不到就特別多!」阿嗲亦坦言:「特別是我做花旦,因為仙姐都是做花旦,大家都知她有幾叻,會有好多好多意見。(可會開口鬧?)不是鬧,是教,是嚴謹點教,我做不到她會好肉緊,其實是愛之深、教之切,不鬧你就驚了!仙姐是這樣的,有時望也不望你,所以望一望都好,以前經常都有不望我,可能現在見我大個,教極都是這樣,就比較鬆一點,由得你啦!或者她個心都好嬲,只是無法子。」

寶珠:扮女仔著靚衫 不知幾開心

寶珠小時獲任劍輝賞識收歸為徒,做慣文武生的她不禁分享一個小秘密,原來她一直恨演女兒身,她說:「我發覺有一部分女文武生,都很喜歡在舞台上做番女仔,我是恨的,所以舞台劇《天之驕子》有機會讓我扮女仔,可以穿靚衫、靚頭飾,我都不知幾開心,其實個心態好怪,自己根本是女仔,點解要扮呢?但一做起女仔,柔軟度當然不及花旦,點都硬硬哋,是恨做花旦的,但做不到,我都無子喉,做舞台劇就得。」

阿嗲:不愛反串 第二世都要做花旦

相反阿嗲卻直言從不喜歡及從未想過做文武生,她說:「我又無平喉,真的做不到,曾試過反串,講兩句自己都忍不住笑,行又唔知點,我不會恨亦不喜歡做男仔,這一世做花旦,我第二世都要做花旦。」

場地:Hotel Icon

記者:林祖傑

攝影:孫華中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

黃心穎 馬國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