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司棋寵愛寶貝狗 女兒也呷醋

訪問影片
2015.09.04
817

【明報專訊】緣分的安排,李司棋跟她的兩隻寶貝狗「蚊蚊」與「奶茶」遇上,視牠們如女兒般愛惜。司棋姐對兩隻12歲的毛小孩如珠如寶,接受訪問全程抱着兼且要惜惜;難怪親生女兒葉子青也對狗狗呷醋,要向媽咪提出抗議。

記者﹕唐嘉晞 攝影﹕孫華中

李司棋想養狗,但一直工作太忙而打消念頭。1999年患病接受電療,治療後有骨枯問題,令她行動不方便,有段時間出入也要用拐杖輔助。原本司棋姐養狗是有個伴兒解悶,想不到養狗也給她帶來推動力,往蹓狗增加運動量。人與狗互相有正面影響,現在她健步如飛,仍不時帶狗狗往散步。

緣繫「蚊蚊」與「奶茶」

她說﹕「當時我似跛咗,工作量也少了,閒在家中便想到要完成養狗心願。2003年初,我到寵物店帶了一隻史納莎BB女返家。因為牠的黑毛色,我給牠取名『黑蚊蚊』,另有優雅名字『黑玫瑰』但平日我們也叫『蚊蚊』的。當時我住尖沙嘴區,樓下有間寵物店。養『蚊蚊』半年後,經過寵物店又見到一隻史納莎BB,店主為牠剪耳仍見血迹又被其他狗欺負。我叫店主讓我照顧幾日,待狗BB的傷口痊癒了再帶返店舖。不過,牠太可愛了,所以我為『蚊蚊』添了一個妹妹。牠小時候嘴邊的毛是金黃色,似浸過奶茶,名字就叫『奶茶』。我的家傭幫我打工多年,初時她嫌養多一隻狗又增工作量。但因『奶茶』身材圓碌碌好性感,人與狗也喜歡牠;現在工人是跟我搶惜『奶茶』。」

「兩姊妹」爭風呷醋

李司棋用心惜「蚊蚊」與「奶茶」,生活也以牠們為重心。她不贊成將狗狗困住缺乏照顧,會盡量多陪伴兩隻寶貝。給牠們健康的食物,一日三餐與下午茶還有營養補助品;還有落街散步運動。「奶茶」似懂養生之道,晚飯後休息一陣,牠便返房間自己捐被子睡覺。家姐(蚊蚊)則喜歡在司棋姐身邊看電視。兩隻寶貝有說不完的趣事,對司棋姐而言,牠們連瞓覺時發出咕咕聲也是最美妙的聲音。有時候兩姊妹爭風呷醋,家姐要長期霸住司棋姐,當妹妹靠近想主人抱抱時,家姐會攬主人的手宣示主權。

愛犬接受訓練感肉痛

司棋姐說﹕「平日家姐好倀雞會鬧妹妹,但妹妹不會反抗。有次妹妹發威反擊,嚇得家姐躲入廁所面壁,我想牠在哭泣呢!不過,家姐對食物很大方會讓妹妹,每次晚飯牠也留少少讓妹妹清兜。牠們性格各異,『奶茶』細膽又自尊心好強,我不會大聲斥責。『蚊蚊』是精甩尾,我曾帶牠返學,學了幾堂便懂得聽指令,滾地與扮死唔郁。」

司棋姐沒有讓「蚊蚊」繼續受訓,是她想狗狗自由自在生活。狗狗生命短短10多年時間,要牠做人類要求的動作,她很肉痛。結果「蚊蚊」連主人叫牠sit也不聽話,司棋姐承認寵壞了牠們,變得無規矩。她說去睇馬戲見到動物做很多動作,別人覺得好好笑,但她會不忍心,覺得肉赤。

行動不便 頻撲照顧寶貝狗

視兩隻寶貝狗如女兒般,令司棋姐的女兒葉子青要爭寵。子青在加拿大居住,她返港度假陪媽咪,司棋姐卻記掛着獨留家中的狗狗,令子青呷醋了!

司棋姐說﹕「有次工人放假了,我約了朋友在灣仔飲茶,晚上也在灣仔區食飯,中間空檔我要趕返家。子青問我為何這樣頻撲,當時我還行動不便,沒有駕車出入要搭的士。我跟子青說要趕返家陪『蚊蚊』,牠獨自在家會驚!子青呷醋,跟我說﹕『我小時候你也沒有這樣對我喎! 』確實她小時候我因工作關係,沒有太多時間陪伴她。」

「多陪我幾年就好了」

養寵物需要付出愛心,隨着寵物年紀漸長,醫療與保健的金錢,還有時間的投資更大。

「我好為食,有時也想給牠們美味食物,狗糧太單調,故煮鮮雞肉餵食,但牠們的腸胃敏感沒法子。我唔想狗狗太肥,雖然我都keep唔到,但也要牠們保持體型。我好驚無咗佢哋,盡量養好牠們每一天。主人失去寵物好慘,但想到牠們一生受到最好的照顧,我也問心無愧。生命的長短不能改變,牠們12歲了,我有時靜靜地跟牠們傾偈,我唔貪心,多陪伴我幾年,有17歲就好了! 」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

許志安 鄭秀文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