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潘瑋柏再戰小巨蛋哪裏跌倒哪裏站起來

訪問影片
2015.01.16
522

【明報專訊】台灣天王潘瑋柏,於去年10月演唱會前夕綵排時意外撞爆頭,一切準備就緒的演唱會被迫取消。當世界都同情他倒霉時,他卻感恩上帝關上天堂之門拒絕他入境,心裏的不甘心、愧疚跟工作的熱忱,讓他事發兩個月後決定捲土重來,重返小巨蛋舞台。

2014年10月24日,對潘瑋柏而言是黑暗的一天。演唱會前夕綵排時意外撞傷頭部,頭破血流,當全部工作人員都擔心他的安危時,他最緊張的卻是能否如常演出,畢竟籌備多月的演唱會因意外而被迫停演,比他頭上所受的傷來得痛。潘瑋柏表示:「讓我傷心的事,不是演唱會取消而已,我是剛在演唱會前一天才取消,很多各地的粉絲為了演唱會特地飛過來,他們到了台灣才知我受傷,我真的覺得很不好意思,浪費他們的錢、心思,這是我的責任。」在他口中只聽到連連的內疚自責,但對於傷勢,他卻一臉輕鬆:「我覺得運氣好,沒有腦震盪、沒有腦出血,也沒有扭到脊椎,傷口不會痛,只是很癢。大家看到我抓頭,不是我沒洗頭,而是因傷口會癢。」

撞爆頭意外 當考驗

他表示粉絲跟身邊朋友對其受傷大為擔心,但意外卻讓他體會到人間有愛,住院期間有不少前輩都透過不同方式對他慰問,連街坊知道媽媽為他買外賣,都會「加料」着他好好養傷,相當溫暖。他說:「取消演唱當然會心蠻痛,但至少能夠跟大家再次見面,已是很感恩的事。心裏頭有不甘心,但我不會怪天,也不會怪人。我覺得事情發生就發生,我覺得都是一種考驗吧,我比較不怕挫折或受傷,因為這樣之後會更強,更有決心。如果很平順的話也不一定好,所以到現在我都沒有怨天尤人。」

頭髮未長 以帽為伴

頭上留有17公分的傷疤,受傷後6日,潘瑋柏已低調出院。原本對外公布的消息,是醫生認為最少要休息兩個月才可正式復工表演,兩個月未滿,他已為溫嵐的北京演唱會擔任嘉賓,在舞台上又唱又跳。他笑言:「原本想向大家呈現一種『我回來了!』的感覺,酷酷的登場,我戴帽所以沒弄頭髮,卻被溫嵐弄掉帽子,傷疤看到沒什麼問題,只是沒弄頭髮會很醜,台灣話很拙的樣子。」事發後,潘瑋柏瘋狂購入不一樣款式的帽,在等候頭髮重新長出來期間,相信都要以帽為伴。

1月31日 王者歸來

人經歷過生死關頭,總會對人生想法有一些改變,但工作狂的他卻沒暫緩休息之意,沒有抱緊身邊人成家立室的念頭,潘瑋柏心中最想的事是:「我受傷的那一天開始,心裏面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回到小巨蛋,要把演唱會辦完,沒有想其他的事,連住院時都在想我下一首歌是什麼。」他在醫院已把心路歷程寫成一首歌曲Demo,暫名叫《Heaven Call Home For Me》。他說:「不是天堂叫我回去,而是這次意外提醒我要做好要做的事,上帝叫我先不要回去,還沒到時間。」令人更可怕的,是他在意外後三個月,決定重返小巨蛋,將未完的演唱會辦完,在原本的「伊殿園演唱會」加上「王者歸來」四個字,1月31日在台北小巨蛋捲土重來。潘瑋柏認為在哪裏跌倒就要在哪裏站起來:「剛好也是運氣好吧,小巨蛋有檔期,說實在兩、三個月的時間,其實蠻快的,算是兩場演唱會的預算做一場出來,預算已可夠買一個房子。」

重返舞台 無有怕

再一次站上舞台,除了他口中的預算外,相信勇氣是另一個大課題。潘瑋柏表示醫生說沒大礙,但由於不知腦震盪的情况如何,要慢慢嘗試不同的動作。他說:「開始慢慢進入排練,不能一開始就非常激烈的去做,擔心一下子應付不到。(仍然挑戰危險動作?)我當然想繼續,但不見得會被接納。現在多了限制,其實當天確定拿到了新檔期,贊助商、主辦單位、公司、家人等都不贊成我這麼快就回來唱,可是我怕心情會變質,想把感覺抓實,重新跟粉絲見證這次的演唱會。」潘瑋柏認為重返舞台並沒什麼好怕,更笑笑口指在住院期間答應他會來看演唱會的朋友不要食言。他稱:「或者再次進入小巨蛋綵排一刻會有更多的複雜心情,這次演唱會變得更不一樣,對我跟歌迷來說,都是得來不易吧。現在是用命換來的一個演唱會,一定會更珍惜、更感觸!」

記者:楊安莉

攝影:鍾偉茵

黃心穎 關智斌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