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樹欲靜

董培新.唔三唔四半世紀
2017.05.20
1.1k

寫這段稿時是母親節,早上,如常在公園散步,公園中間有一條通出大河的小水溝,我叫它做「鴨溝」,因為這條小水溝有一羣野鴨在生活。曾經數過,鴨羣整整有上百隻。這幾天發現有隻母鴨帶着九隻小鴨,依着小水溝覓食。這一家十口在牠們自己的地盤上活動,其他鴨隻都和牠們保持一段距離,曾見過一隻公鴨企圖接近,被兇惡的母鴨發狂驅趕。看這景象,加上正是母親節,忽然感慨良多。

一天,放學回家,看見工人三姐在哭,媽媽也在哭。三姐摸摸我的頭,挽着包袱走了,只聽得媽媽說:「沒有辦法。」從此,家裏都省吃儉用,打裂了的乒乓波也不能買新的。我比其他兄弟姊妹多了點優待,每日有一隻蛋吃,因為肺部發現一個痂,需要多一點營養。某一天,放學回家,不見了媽媽,媽媽留下字條,去了留產所。傍晚,在騎樓上終於見到媽媽抱着剛出生的小妹妹,一步一步地返回家了。從那天開始,我和弟弟多了一份任務,就是幫媽媽煮鴨仔蛋酒。鴨仔蛋,就是孵化不出小鴨的鴨蛋,有豐富蛋白質,是窮等人家婦女用以補充蛋白的補品。鴨仔蛋有強烈的臭蛋白氣味,偶然會遇到幾隻要剛出生小鴨。最小的妹妹和只大兩年的五妹,很早就是街童,母親每天要上班,我和姊姊、弟妹都要上學,沒人看管的兩個小妹妹很自然就會走到街上。人類從來有一種文化叫做「欺凌」,弱小自然成為目標,這兩個小女孩怎逃得了?成年人還有一種文化叫「卑鄙」,縱容自己子女去欺凌弱小,卻造就了最令母親傷心的拳頭文化。對不起,媽媽,我們是生活在有理講不清的年代。

星級企業大獎2020 馬國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