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日麻木症

董培新.唔三唔四半世紀
2017.01.21
981

不得不承認,好久、好久以前已經患上職業病,且將這症狀叫做節日麻木症吧。幾十年來,每逢大年大節都是痛苦日子,除了飲食業、交通、電力這些從業員外,全人類都放三幾天假。假期前,必須趕好稿以備員工休假,工作重擔真係試過先知味道。更有幸是報紙有三家年中無休,《新報》、《東方》、《天天》是也,剛好在下就在這三家報社撰稿。自自然然過年如過日心態逐漸形成,平常心也,平常心者,麻木也。

兒時(一九四二年至一九五〇年),一切好奇,每接觸新事物都覺得非常好玩,拍拍公仔紙已經無比快樂。直至一九五一年,媽媽忽然間跟我說:「我們一家人不如去死囉。」才驚覺世界原來好苦。五一年九歲,稍後,父親逃亡到香港。接着,最小的妹妹出生,直至到她十二歲來香港才見到父親。我們六兄弟姊妹是怎樣長大的?是沒有鞋子穿長大的。過年,媽媽還是會派利市給我們的,封套內是一分錢人民幣,那時兩分錢可以買一個熟番薯。過年,一分錢買得到三個散裝炮仗,要珍而重之的去燒。一聽到鄰家燒炮仗,我們就會衝出去,因為會有殘餘物資可拾取。一般燒炮仗都是將炮仗點着就拋到街上,由它自然爆炸,爆炸時會將後段未及熄點的炮仗炸離,一串炮仗裏面倒有幾個會彈到地上。我們這些窮小子就撲出去拾回來,用來慢慢燒,倒也找到多少開心。

養成對節日感受麻木,還有另一個原因,十六歲就在社會工作,面對的全是成人。成人的生活,成人的語言,成人的習慣,全不能代入,根本就是一個旁觀者。加上零落的家人(香港親人只有父親和祖母),怎感受到節日氣氛?

馬國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