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歌˙悲歌

董培新.唔三唔四半世紀
2016.10.15
582

聽罷蔡琴演唱會,回到家裏,有種意猶未足的感覺,在唱片架找出《蔡琴老歌》,又重溫一片,打開封面小頁,細味當中歌詞。老實說,大多時候聽歌就是聽歌,很少留意作曲、作詞人是誰,四五十年代的歌曲作曲者姚敏是家傳戶曉的人物,但一般人較少留心作詞人。近年的黃霑、鄭國江、盧國沾、林夕、林振強等等是例外,因為時代改變,人們關心的角度擴寬了很多,很多。《老歌》裏面清楚列出作曲作詞人,陳蝶衣三字映入眼簾,數一數,十首歌裏面有三首是他的作品,可見當年市場上受歡迎程度有多大。看着這一方小頁,寒意由背心升起,一段舊事湧在眼前。

七十年代頭,「環球出版社」主要編輯都是來自上海,馮葆善編《西點》,方龍驤編《藍皮書》,經常地都有作家上來串門子,編輯部熱鬧非常,上海話是理所當然的語言,連我這小毛頭都聽懂了兩三成。一日,有個瘦瘦小小的老作家到來,閒聊了一整個下午,放下一疊稿就走了,寫字樓由此而靜了一下,沒多久,馮葆善說:「陳蝶衣……」跟着就和方龍驤用上海話交談,我在旁邊聽得半懂不懂,察言辨色,聽他們嘆息,也感到講的不是開心事。後來稿子落在一個年輕編輯手上,編輯是直腸直肚的人,審閱之後拿着稿交回老闆,對老闆說:「稿子不能用。」平時錙銖必計的老闆說:「你不要將稿退回去,拿來給我。」結果老闆將稿費結了給老作家陳蝶衣,看着他那瘦弱的身子走下那通落車間的木樓梯,整個寫字樓都有種異樣的感覺,那年代就是創作版權未受保護的時代。

馬國明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