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頭宮女話當年

董培新.唔三唔四半世紀
2015.07.31
864

五十六年前那冬天,忐忑不安地走進《新報》,心裏懷重重的犯罪感,是冤家路窄吧,我是被《武俠雜誌》總編輯拉隊拉進《新報》的,《武俠雜誌》由「祥記書局」出版,「祥記書局」印刷房就設於《新報》隔鄰,老闆娘三嬸長駐主持大局。前往《新報》一定經過「祥記」印刷房門口,老闆娘一見到我必定轉面別向,那種感覺非常不好受。雖然替「祥記」畫的畫大多是假金庸、假梁羽生,可以給我大條道理說不幹了,但總逃不了叛棄的自責,也是日後婉拒《明報》金庸先生邀約最大誘因。

《新報》初期和所有報紙一樣賣一毫子,一張紙印刷(《明報》最初期是半張紙印刷),《新報》編輯部設於「新街」九號三樓,面積大約只有四百多呎,和字房共用,十多二十人塞在裏面,轉身也困難。老闆不肯將報交予外人印刷,只用「環球出版社」的平版機印刷,到後來才裝了土炮滾筒印刷機。發展下去租用了九號二樓,編輯部和字房分開了,有了獨立編採部門,字房搬到七號三樓,原編輯部用作電版部。最初《新報》印刷發行量大約一萬份,除回紙,拍拖紙,實際銷量不足九千,每日收入只有五百元左右,要應付紙價、印刷、租金、人工、 稿費等等龐大開銷,每天打開門就是虧本的,那時候促銷的方法是加鹹,由於鹹味濃,作者高雄(三蘇)一段鹹稿給華民政務司告上法庭,罰了五千大元。總編輯劉大叔是著名鹹王之王,曾因寫鹹稿而被關進牢裏。由於經營困難,報館頭兩年都是在虧蝕狀態,直到大逃亡潮,全港市民都關注事態發展,《明報》、《新報》銷量翻了幾番。與此同時出現了《快報》。《新報》、《明報》在發展中路線逐步偏離,《新報》走小市民路線,《明報》以知識分子與中上階層為對象,銷量大致上是相若;但走小市民路線有很大缺憾,大型商業廣告不進來,這是市場上的慣性定位,很難改變別人的觀感。弔詭之處是:假若舊老闆仍一直主持《新報》,《新報》絕無機會支撐至今年七月十一日。

許志安 關智斌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