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常

董培新.唔三唔四半世紀
2015.07.17
644

拿起電話又放下,已經是第三次了,終於都是一個號碼一個號碼地按下去,傳來還是安娣熟悉的聲音,問的都是那句話:「伯伯怎樣了……」

在溫哥華一在傳媒工作過的朋友常有聚會,主催人是我,由於疏懶,幾個月才聚一次,再對上一次已是九個月前的事了。那次散席前伯伯(伯伯其實只長我幾歲)對我說:「明天我要進醫院,要割腎。」,割腎咁大件事伯伯只是淡淡帶出。誰知往後再沒有伯伯消息,他家裏電話、手機都無人接聽,從輾轉的信息知道他一直在醫院,連續做了多個手術。

伯伯是敦厚的長者,年輕時在傳播媒界擔當高位,深愛粵劇,對新馬師曾有精闢的研究,退休後更大力推動粵劇發展,扶助新人,一切盡心盡力,深得粵劇界之敬重。只惜人生是弔詭的,無論你付出多少真誠,無償地全心全意地去幫助別人,回報卻是惡報。年多前發生了叛徒事件,事情未完又出現演唱會搞手斂財風波,本可豐衣足食快快活活度過晚年的他承受龐大打擊,人一下子消瘦良多,朋友們都愛莫能助,只有從旁盡量為他紓解,誰道更恐怖的事還在後頭。

我是個不死心的人,伯伯的電話已經有半年無法打通了,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繼續打打,這天竟然被我打通了,接電話的是安娣,我們又再聯絡上了,大半年來伯伯由一次醫療事故開始,接連連番失誤,次序是一,割破了快穿破患癌的腎;二,割腎時誤傷胰臟;三,破腎的壞血入了心臟;四,肝臟受感染;五,肺部感染,結果心、肝、膽、脾、肺、腎都動了手術,後來在醫院竟染了肺結核。經歷了所有折騰後,拖一個嶙峋的支架回家靜養,直到……

只嘆:「只奉天恩坦蕩無心結,八十老骨何堪千刀切。」本文發表時正在送伯伯最後一程。

馬國明 蔡一智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