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比賽

胡美儀.知情識緒
2016.01.23
334

《全美一叮》的選拔賽觸動了我的心。從熒幕上看到十八歲參賽者的母親含淚憶述兒子成長的片段,期望他有機會在舞台上一展所長,可惜男生演出未如理想,還好回到後台,仍有媽媽的擁抱和安慰。

這片段把我帶回十七歲,參加TVB《聲寶之夜》歌唱比賽那天。當時只是車衣女工的我,從未學習唱歌,瞞着養母一個人去試音,緊張得腦裏一片空白,真的是連自己的住址也記不起。

最終入了初賽,單人匹馬去電視台錄影,眼見其他參賽者都有家人相伴,而我自己一人「頂硬上」,確實嚇得要命。因錄影關係,每人只有兩次演唱機會,現場樂隊領班問我唱什麼音調,我說:「不知道。」他便向樂隊說:「世界key啦!」結果,第一句便走音,第二句才開始跟上音樂,最後拿了三盞燈(當時最高分是四盞燈),獎品是收音唱片機一台。直至節目播出前一晚,我才敢告訴家人。

在輔導課中,老師常要我們學習分析事件的發展過程,從中發掘事主隱然未見的情緒。因此我重新省察,才發覺這次比賽的經歷和回報,雖看似正面,但卻潛藏了不安、恐懼和焦慮等負面情緒。

我用筆列出了當日的不安,是因為隱瞞家人,有犯罪的感覺。恐懼,則是自小有方向感障礙,試音和錄影的地方從未去過,應怎樣前往?既擔心又惶恐。焦慮,是萬一通過試音,之後一連串的問題……錄影環境、表演過程會怎樣?現場樂隊如何配合?化妝、服裝的準備?對年少的我來說,全是壓力。再者,當年只有我一人去承受,完全沒有他人可商量和分擔。

今天,我訂下了自我醫治的計劃。運用豐富的經驗,不走音的專業技巧,每天以享受的心情,愉悅地唱着當年參賽歌曲《愛的禮物》,直至潛伏多年的恐懼及焦慮記憶被淡化為止,並且再找機會於舞台上表演,讓觀眾的掌聲親自治療。

惠英紅 馬國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