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給我一根棒棒槌

羅啟銳.無覓處
2016.07.23
412

我們可憐兮兮的小公寓被爆格後,三名高大威猛的紐約巡警接報,例行公事地查看了一會,替我們錄了一份口供,包括時間、地點、失物等等後,便我們三個苦主簽名了。

我拿起那根NYPD原子筆,看混亂不堪的小公寓,尤其那給弄得一塌糊塗的洗手間,忽然想起保羅麥卡利的《She Came in through the Bathroom Window》來,你知道:

She could steal

But she could not rob…

當時的我,雖然仍然餘怒未息,卻已頑皮劣性又起,隨手便在報案紙之上,大筆一揮,簽上保羅麥卡利的名字。

──對,假如有朝一日,你們翻查舊檔案,會發現很多我的文件,特別是那些無聊的、討厭的、逼吃虧的、明知簽了等於沒簽的文件上,我的簽名,不是保羅麥卡利,便是約翰連儂,而且簽得流流灑灑,完全可以亂真。

我簽完後,把報案紙遞給我的舊同事和他女友,單一單眼,說:「差你兩公婆」。一心相信他們會醒目地夾計,簽上約翰連儂和大野洋子兩口子的名字,完成這個苦主的無聲抗議。

沒想到他們一下子會錯了意,竟在報案紙上,分別簽了彼得和瑪莉,由是,本來搞鬼的Paul, John & Yoko,搖身一變,變成了和睦的Peter, Paul & Mary,只看得我擲筆吐血。

無論如何,三名NYPD也沒在意,更不管簽名誰屬,把報案紙的副本隨手撕下給我,便收工下樓去了。

我捏那張副本,啼笑皆非,本來還想借助John Lennon的神奇念力,以及他那首魔幻的《Instant Karma》,因果報應,當頭棒喝幾個爆格狗賊,沒料到得來的是溫順仁愛、和平禮讓的彼得、保羅與瑪莉,唉,我可以借助他們的什麼歌,去隔空懲罰幾個乞兒兜搶飯食的奸魔呢?

《Puff the Magic Dragon》?《Leaving on a Jet Plane》?《Blowin』 in the Wind》?《Lemon Tree》?

想想,我忽然知道了。

對啊,《If I Had a Hammer》,給我一柄棒棒槌,好讓我下次見到他們時,打救他們!

(紐約回憶:六)

推薦文章
2017.02.04
560
新年怨
2017.01.28
927
領牌記
2017.01.21
1.3k
市中心與湖中心
許志安 鄭秀文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