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小瓶的秘密

羅啟銳.無覓處
2016.07.16
507

我們報案後沒多久,三名神高神大的紐約巡警,已經接報踏上我們的樓梯,「啪撻啪撻」的,果然先聲奪人。但見三警厚硬的皮靴才登上二樓,背後那赤裸的樓梯燈泡,已經把他們龐然的身影,投進 我們敞開等候的大門。

三人進門,一黑兩白,威風凜凜地四處檢視,隨手扶起那一根本來護門、現在頹敗地歪跌在地上的警鎖鐵柱,我有點悻悻然地說:「Police Lock.」

黑警看我一眼,失笑地自嘲回應:「Yeah. Pussy Lock!」

然後,在場的三個警察與三個苦主,都齊聲大笑起來了,莫名其妙地分享一種同是天涯的共怨與共鳴。

我在電視看NYPD看得多了,真實的紐約男子漢現身眼前,真人示範,倒是初次領教,只見三人分工合作,非常的專業俐落,兩個檢查,一個記錄,邊看邊隨口唸出一大堆密碼:

「L251, L390, B818, T5653, No, no, T5654……」的,如此這般,負責記錄的也就心領神會地抄寫下來,我們三個初來甫到的留學生只聽得一頭霧水,但猜度是一些警察術語,也沒追問。

然後,三警走進廚房,也就是我平素蝸居的地方,我這才看到,冰箱和櫥櫃裏的食物,原來都給報銷得亂七八糟,果醬啦、麵包啦、糖瓶啦、鹽瓶啦,都給徹底的刮清刮淨,這幫窮途末路的竊匪,大概真的餓得發慌了。

「餓成這樣,這幫鼠竊小偷也怪可憐的。」我舊同事的女友說。

「錯了,小姐!」另一個警察開腔搭口。「這幫是專業慣匪!」

「唷!你怎麼曉得?」我好奇地問。

「只有慣匪才知道,有些久居紐約的人,會得把貴重的首飾錢幣,藏在果醬、糖鹽等小瓶裏。」

「噢,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的舊同事愣愣地說。

在他接替三位NYPD解釋這句中國諺語的時候,我只能夠既佩服紐約客、更佩服紐約賊,並且笨星地瞪那幾個給翻倒得一乾二淨的小瓶發呆,名副其實的「瞪小瓶」。

(紐約回憶:五)

推薦文章
2017.02.04
560
新年怨
2017.01.28
926
領牌記
2017.01.21
1.3k
市中心與湖中心
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