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螃蟹

羅啟銳.無覓處
2016.05.14
428

就像小時候寫文章一樣,我們在日落時份,終於帶依依不捨的心情,萬家燈火中,離開千里達。

夕陽映照下,這座美麗的山城,不斷在老爺雪佛蘭的兩旁後退,一閃一閃,展示各戶自己髹上的不同顏色,伶俐可愛,暮光中,帶古巴人樂天的傻笑。

經過幾日的勞頓,我們逐漸半睡半醒,細雨開始灑下,而老爺雪佛蘭依舊「噗呲噗呲」的奮勇回航,像一個日夜堅持跑步的老頭,沿海岸,以七、八十公里的時速前行—

直至它忽然慢下來,左繞右拐。

大夥兒惺忪紮醒,暗叫不妙,老爺車終於熬不住了,正思量間,掌車的小夥子指路面,嘰哩咕嚕。我們探頭往窗外一看,但見這海灣旁的公路上,成千上萬的巨型螃蟹,正在昂然過路。

這些螃蟹都長得非常勇武崢嶸,顏色以赤紅居多,但淡紅、古銅、橙黃的也有,深淺不一,正在登陸諾曼第一樣,從路左的海灣,飛快地橫移,湧向公路右方的叢林,而司機正在左搖右擺,以避免壓死牠們。

「哪來的這麼多螃蟹?牠們都在幹嘛?」我看眼前數不勝數的赤螃蟹,疑惑不已。

「牠們要進林中交配呀!」老教授說。

「噢……」我似懂非懂地點頭,望向前路,但見這些巨大無匹的螃蟹,感到汽車駛來,馬上舉起雙螯示威。由於身軀龐大,雙螯足足有七、八吋長,既粗且壯,據說還試過叉爆車胎,司機為免危險,只好不斷的扭軚躲避,險象環生。

只是螃蟹實在太多,司機再閃避,也壓死了好幾十隻,車身沉重,給壓死的螃蟹也變得更加巨大,本來連爪帶身,直徑已一呎多,驟然就給壓成兩、三呎寬的一個個大蟹餅,兵敗如山倒地陳屍路上,一張張臉孔一樣,非常非常唬人。

—老爺車逐漸遠去,我回望車尾遺下的一路蟹屍,既震撼又難過,不知道從天上看下來,萬物芻狗,這條古巴海邊的小路,是不是只像有人在玩遊戲機,吃怪獸。

(千里之行:下)

推薦文章
2017.02.04
557
新年怨
2017.01.28
828
領牌記
2017.01.21
1325
市中心與湖中心
馬國明 許志安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