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足下

羅啟銳.無覓處
2016.05.07
315

離開哲古華拉紀念館後,我們的五八年老爺雪佛蘭,繼續奮勇向前,張開它的一對飛仔尾翼,「轟隆轟隆」的,朝那顯赫一時的豬灣進發。

當然,從前劍拔弩張的美國與古巴,勾心鬥角、波詭雲譎的局勢,今天已逐漸淡化了;豬灣的戰事基地,也變成一個鮮人問津的「景點」。極目所見,整個的豬灣,好像便只剩下幾輛劫後歸來的戰鬥機,以及一個鹹淡水明顯地分界的海灣了。

走走,大家最緬懷的,仍舊是傳說中,甘迺迪與卡斯特羅的案頭,那座可以直線打給對方的紅色電話。

時間不多,我們決定馬不停蹄,繼續上路。三個小時後的晚上,於雲淡星稀間,一行人等終於來到了千里達。

初次邂逅,儘管是個迷濛的晚上,大夥兒已經愛上這座孤芳自賞的山城了,但見每家每戶,都把房子的外貌髹上自己喜歡的顏色,大膽而可愛,於路燈的薰黃映照下,各自生輝。

旅途疲憊,倒頭便睡,民宿也舒適便宜,吃過早餐,便馬上再出發。初夏清晨,走在鵝卵石的路上,足下「的得的得」,幾乎是一種久違了的步履輕盈。

廣場旁的教堂前方,以至街頭巷尾的每一處,人們都在跳舞,或者唱歌,如此無牽無掛地跳舞與唱歌,還唱得如此動人,好像只在阿根廷見過。

我跟客串導遊的老先生說:「好個千里達,真是名不虛傳,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哈哈!A journey of a thousand miles starts with your first step.」

「對對對,原來你也知道老子這句話。」我一聽,還真有點驚喜。

「喔,知道一點吧,那麼,千里達的中文名字,也是老子給取的嗎?」這位退休老教授側起頭來,半真半假地忍笑反問。

於是,我們便都嘻哈絕倒地笑個不停了,在這座名副其實的歡樂之城Trinidad,聖父、聖子、聖靈長存。

(千里之行:中)

推薦文章
2017.02.04
555
新年怨
2017.01.28
793
領牌記
2017.01.21
1317
市中心與湖中心
蔡一智 黃心穎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