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行

羅啟銳.無覓處
2016.04.30
299

清晨離開夏灣拿,轉往千里達去小住,是一個臨時的決定,只因在滾石出現之前,奧巴馬已經帶他的一千多人團隊,包括記者與隨從,馬上就要殺到夏灣拿來了,整個舊城,正在粉飾一新,喧鬧地靜候貴賓。

而所謂粉飾一新,你知道,也就是由幾個判頭,你塗一幅、我髹一塊的意思,十分具古巴特色的拼圖創意。

酒店都爆滿了,餐廳也天天擠擁人,自由行一樣;於是,在他們開始翻新海明威從前長居的酒店當日,於「拼拼蓬蓬」之中,我們告別了這一切震撼的戰地鐘聲,於破曉上路。

挑戰這次遠行的計程車,是一輛五八年的雪佛蘭,彩藍色,綑白邊,體形巨大,如飛船一樣,要多酷有多酷。路上一直播放貓王,從《傷心酒店》到《今宵你寂寞嗎?》都有,更覺天荒地老。

而在貓王夢囈似的歌聲中,車子已經駛過那著名的、萬里長城般延綿無盡的牧羊欄了。

掌車的小夥子說,他孩提時也有份兒鋪這石欄,而他是個八十後;可客串導遊的退休老教授也說,他年輕時也參與過這項偉大的建設,足見工程浩大,簡直愚公移山一樣,世代相傳。

車子在中途岔了一圈,特意走了趟哲古華拉紀念館,守禮貌而森嚴,不許拍照,也不收門券,非常的有性格。

館內藏有哲古華拉與他一幫戰友的遺物、衣服、槍械、照片與屍骨,他童年的照片還真的可愛,眉清目秀,假若生在西歐美國,活脫脫就是個「Flower Child」了,讓我想起香港昔日—尤其是《70雙周》—仍然稱呼他為哲古花拉的七十年代。

我唯一能夠拍到的紀念館照片,就是它的外貌,館旁有一棵粗壯的大樹,樹冠長滿了繽紛的赤紅碎花,隨清晨的風,吹向那哲古華拉雕像,再散落一地,繽紛、壯麗,叫人欷歔與遐想 —

呀,春日遊,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千里之行:上)

推薦文章
2017.02.04
555
新年怨
2017.01.28
816
領牌記
2017.01.21
1323
市中心與湖中心
許志安 馬國明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