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猴子,在回憶中

羅啟銳.無覓處
2016.03.26
394

在記憶中,我先後認識幾頭猴子,第一頭認識的,是小時候我家後巷一個江湖賣藝的老頭的拍檔。

老頭長得乾巴巴、苦兮兮的,頭髮斑斑禿禿,只剩那麼的東一撮西一撮,看比他的那頭猴子還少,有點像《變臉》裏面,那個一心買個小男孩來為自己接班,卻花冤枉錢買了個女娃回來的老頭。

但老頭還是善待猴子的,總愛問街尾的士多老闆娘討些花生涼果什麼的,給小不點吃。有一次,猴子弄髒了身體,老頭還替牠洗澡,猴子厭煩地翻來跳去,大鬧水晶宮一樣,老頭索性拿一根水管噴牠,水力威猛,防暴隊的水炮一樣,把猴子噴至貼在牆上,大字般動彈不得,非常狼狽可笑。

每天演出之前,老頭都會替猴子裝身,穿的衣服非常寬大花俏,小道具也不少,手拿金剛棒,頂上還戴一個皇冠,只是皇冠質料粗劣,每隔幾天,便得換一頂,大概是世上冠冕換得最多的皇帝。

老頭與猴子的表演,絕活不多,今天回想,其實也不怎麼精采,也所以師徒倆得經常轉換演出場地,爭取新客,從深水埗開始,一直賣藝到佐敦,每天換一個場地,周而復始。

但自我懂事以來,兩拍檔都從未出過尖沙咀,說那裏的「地頭猴」多,人又兇,聽街坊說之前有次,為了爭地盤,還打將起來,人跟人打,猴跟猴打,終於人猴俱敗,雖然那一趟,是觀眾最多、掌聲最烈的一次,但一毛錢打賞也沒有,只落得個頭青臉腫,瞎打一場,戰敗公雞般,鎩羽回到深水埗來。

那天傍晚,兩主僕吃完飯,默默地並排坐在巷口養傷,一人一猴,還有僅剩的濕亂毛髮,給剛才的打鬥抽扯得東歪西倒……

然後,猴子便軟弱地依偎在老頭的懷裏了,在冬日夕陽的逆光中,同是天涯淪落人/猴。

(世間的猴子:五)

推薦文章
2017.02.04
560
新年怨
2017.01.28
933
領牌記
2017.01.21
1.3k
市中心與湖中心
黃心穎 馬國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