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猴子,在血色的清晨

羅啟銳.無覓處
2016.03.12
357

廣汕公路上的猴子,叫我至今難忘,尤其事情發生在那個八九年盛夏六月的濃霧清晨。

我清楚記得那些稠糊的、惺忪的、移動的、真相未明的清晨空氣,彌散在潮濕的公路上,山雨欲來,而峭壁上的猴子,仍不知天高地厚,稚氣地左右左右的,跳躍在危險萬分的公路上,以驚人的速度與跳距,驕傲地從一塊石頭跳到另一塊石頭,一邊馬路撲過另一邊馬路。

睥睨天地,目空一切,讓我想起有回在電視上,看見一個年輕的中國空軍機師,在鏡頭前接受訪問,介紹他駕駛的新款轟炸機的裝置。只見他架太陽鏡下的輪廓,堅定、硬朗而自信,簡潔地告訴那個歐洲記者,他飛機上的最新功能,可以在多少秒內,為敵方造成多大的傷害。

說完,年輕機師便灑脫地告辭了,步向他停泊在烈日下的戰鬥機,發動引擎,揚長而去,非常的充滿朝氣。

然後,鏡頭搖向訪者,他平靜地說:「這個大好青年,他並不知道,有天他終於在萬呎高空,遇上他的西方對手時,以他的裝備,他連一點機會也沒有。」

真是叫人沮喪的真相。

而這,也就是我在那個惺忪的、滲血色的清晨,回頭目送那條躺在路上的猴屍時,無端地回想起的片段,以及世間一切反叛猴子的共同命運,今天不死,也就只在明天。

—是的,我仍然記得那頭躍過公車的野猴,承傳齊天大聖狂傲的架勢,飛快而凌厲,然後「劈啪」一聲,給硬生生的橫空撞死,勉強只能在生與死之間的一剎那,發出「吱」的一聲,就像武俠小說經常形容的一下「悶哼」,未鬧天宮,先赴黃泉。

(世間的猴子:三)

推薦文章
2017.02.04
560
新年怨
2017.01.28
933
領牌記
2017.01.21
1.3k
市中心與湖中心
鄭秀文 關智斌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