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猴子,在潮汕

羅啟銳.無覓處
2016.03.05
322

除了石梨貝外,另一個叫我印象最深刻的猴子族,在潮汕。

那時候,一九八九年,也不知道旅途艱險,乘坐了一班午夜開出的廣汕長途公車,一路上,公路黑漆一片,完全沒有路燈,唯一的照明,就靠公車那兩顆微弱不堪的車頭燈,視程也就只有那麼一、二十米。

車子非常顛簸,又沒有空調,由於是夏夜,我打開了身旁的窗子,晚風倒也涼快。坐坐,我開始有點奇怪,怎麼每隔一陣子,黑暗中,車頭便會傳來一下轟隆,輕輕的,卻很明顯,偶爾還會接上一聲低低的、詭異的吱叫。

然後,凌晨四、五點了,天開始微亮,道路兩旁的景物也慢慢顯現出來,我細看清楚,這才暗吃一驚—

原來整個晚上,公車都飛馳在一條完全沒燈的山區路上,漆黑的右邊,是一面嶙峋的峭壁,散亂地跳躍漫山的猴子,隱約而鬼魅;車子的左邊,是一個又高又陡峭的危險山谷。路旁沒有圍欄,而即使有,按我們的車速,真撞過去,再堅固的圍欄也沒用。

我馬上想起那些在大陸屢屢發生的驚人車禍,多少死多少傷,又或者全車無一倖免的,只嚇得渾身冒汗。

而車子還一直在加速,天愈亮,它便愈快,我也愈給窗外逐漸清晰的景物嚇呆,只好兩眼發直地避開車側,望向車頭。

卻在這時,一條黑影閃電般掠過擋風玻璃,然後又是一下輕輕的轟隆,再緊接一聲詭異的吱叫,一頭猴子的屍體,已經掉落在路旁了。

「這猴子呀,總學不懂汽車!」我身旁的一個汕頭老人喃喃地說。

我下意識的探頭出窗外再看,只見那猴子已陳屍路旁,口角滲血,但身軀與四肢,卻仍然擺那種猴子獨有的跳脫、機靈與反叛,彷彿把自己死前最後一躍的姿勢,凝鏡在路上。

(世間的猴子:二)

推薦文章
2017.02.04
560
新年怨
2017.01.28
933
領牌記
2017.01.21
1.3k
市中心與湖中心
馬國明 黃心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