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牙痛與時間的荒野裏

羅啟銳.無覓處
2016.02.13
279

寫寫我的壞牙,回頭一看,新歲已經到了。正月伊始,時日匆匆,繼續壞牙下去,好像有點不吉利,想一想,不若寫個牙齒與時間的故事吧。

我小時候的第一個手錶,是一向疼我的冰表姐送的,冰表姐人如其名,冰清玉潔,一邊臉頰上還長了個美麗的酒渦,每天秀氣地隨着笑容綻放。在同輩的孩子中,冰表姐年紀最長,大夥兒才五、六歲光景時,冰表姐已經十六、七了,還被一個溫哥華回來的中年華僑相中,準備迎娶到加拿大去。

而加拿大,在那個湮遠的年代,幾乎就是天涯海角了,所以,在即將離別香港的那段日子,還是荳蔻年華的冰表姐,也顯得特別怔仲。

有天晚飯後,冰表姐又摟着我聊天,夜涼如水,我看着她美麗的臉孔,童稚地問:「冰表姐,你的臉上,怎麼只有一個酒渦呀?」

她失笑了,逗我說:「有人親我的時候,另一個酒渦便會長出來了。」

「真的嗎?」

「真的,你要親冰表姐一個嗎?」

「好呀!」我童稚地仰起頭來,親了她一下。

冰表姐的眼眶紅了一紅,彷彿也更失神了,說:「細佬乖,待有天冰表姐回來,送你一件禮物,你想要什麼呀?」

我想一想,說:「我要一個手錶!」

「手錶?那好辦,冰表姐現在就送你一個。」

說完,她捎起我的小手,就在手腕處咬下,我但覺一陣帶着溫暖、濕濡與愛憐的疼痛,滲襲而來,待她放開嘴巴時,兩排牙齒已經合成一個渾圓的錶面,烙印在我的腕上。

—手錶殷紅的烙印,良久良久,才逐漸在我的小手上散褪。第二個月,冰表姐便茫然外嫁到冰天雪地的加拿大了,從此再沒有回來,也沒有得到她另一邊的酒渦;而我,也在溫暖、濕濡、帶着愛憐的疼痛中,隨時間,茫然在香港長大……

牙痛的回憶(完)

推薦文章
2017.02.04
555
新年怨
2017.01.28
816
領牌記
2017.01.21
1323
市中心與湖中心
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