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痛記

羅啟銳.無覓處
2016.01.13
450

我口腔下排後左一的那顆智慧齒,在釜山痛了幾天之後,忽然便沒再痛了,我不禁額手稱慶,不用再在韓國看病。

我不是說韓國醫生有什麼問題,但上回在釜山,感冒得不成話,酒店安排了一個醫生給我,只服了一次藥,便全身敏感起來,又紅又腫又癢,出風癩一樣,所有活動取消,把我給嚇怕了。

我一直保存那張韓國醫生紙,以防萬一,不過至今仍未找到懂韓文的醫生替我看看,到底是什麼藥物敏感。可我從小到大,就只試過一次如此的反應,生怕再在韓國服藥,天堂有路你不走,冤家路窄。

卻是回港後,又輪到我口腔下排後右一的智慧齒痛起來,正在煩憂之際,幸而堅持了幾天,它又消失得無影無蹤,我也再次得過且過了。

我自小怕看牙醫,因為曾經近距離看過一次剝牙,至今猶有餘悸,非常波蘭斯基的經驗。

在我小時候居住的小區,每天都有些小販前來,沿街叫賣,其中一個,賣涼喉甘草欖。這驢頭賣的甘草欖,並不受歡迎,之後失蹤了幾個星期,又再出現,卻搖身一變,居然變了個牙醫。

這江湖牙醫手中挽的,還是同一個提籃,但裏面的甘草欖,卻通統換成了牙箝,有些亮閃閃,有些灰濛濛,各有各的唬人。

由於收費便宜,一塊幾毛剝一隻牙,也有父母讓孩子光顧。八卦的我,便蹲前去看,這江湖牙醫也不管我,專心把箝子伸進那個笨星小孩的口中,扯那顆蛀牙,往外便拉—

那孩子哇的慘叫,蛀牙應聲而起,留下一個血洞,鮮血噴泉般湧出!

我嚇了一大跳,正想彈後不看,「Block」的一聲,江湖牙醫用力過猛,那顆蛀牙在孩子口腔的半空中碎開,裂成一塊塊一粒粒的,太空船解體一樣,掉回血洞……

推薦文章
2017.02.04
555
新年怨
2017.01.28
808
領牌記
2017.01.21
1318
市中心與湖中心
鄭秀文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